se94se在线亚洲视频_se94se在线亚洲视频|一见倾心,再见撩心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高若溪叶呈轩by安九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高若溪叶呈轩,在最近,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小说正式更新了,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在线阅读<<<<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小说

当自己被人五花大绑、用胶布封住嘴巴、用布条紧紧蒙住眼睛,只能发出“呜呜呜”害怕的呜鸣声绑架的时候,叶呈轩整个人都是懵掉的。

他不过是在酒吧里喝酒醉生梦死,结果不知道从哪里忽然闯进来一大批人高马大的人,二话不说就把醉醺醺的他绑了,并带着他快速地离开了酒吧包厢。

叶呈轩身体动了动,醉意醒了大半,但身体被绑,又不能看不能说话,只能通过听觉和嗅觉来判断四周的环境了。

他看不出来这里是哪里,但能嗅得出有一股潮湿铁锈般的味道袭入鼻中。

彼时,应该是正前方突然传来一阵皮鞋踩在水泥地面上发出“咯哒咯哒”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

下一秒,“吱呀”一道很沉重的声音传来,似乎是门被打开了。再后来,不仅仅只有一道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还有好几道声音愈渐向自己这边袭来。

“哐”又是一道重重的声音,那听着像是大铁门被人关上了。

“你,去,把他的胶布给摘了,让他跟我们说说,对于这次我们热烈的‘邀请’,有什么评价?”那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旁边的小弟急忙送上火源,把烟点燃。

被指名的小弟上前,用力扯下叶呈轩嘴上的黑色胶布,丢下一旁。

毛孔的小毛都被胶布扯下来,叶呈轩感到嘴边一丝火热,虽然看不见,但他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

“你是谁?!”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竟敢绑架老子!

那男人大声地狂笑起来,“我只要知道你是叶呈轩就行了。”

“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你们竟然在夜黑风高时绑架我,你们是想死还是想死?”叶呈轩扯着嗓子怒道。

“老子知道你家有权有势,只要我给你爸爸打去一个电话,不管要多少钱他都会乖乖地拿过来。但是呢……”那人顿了一下,眼中尽是锐利,“我不想要你的钱,只想对你干点什么。”

闻言,他倏然瞪大双眼。

想对你干点什么……他怎么听着,鸡皮疙瘩越是起来呢?

“你休想!我誓死不从!”叶呈轩忽然挺起身体,喝道。

“不从也得从!”旁边的小弟二话不说,一脚便招呼在他腹部上。

叶呈轩一阵闷哼,痛得身体蜷缩一起。

该死!好痛……这一脚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要不是自己无力还手,他一定会用上自己所学的拳击打爆对方的头。

别人的绑架无非就是为了钱财,但对方好像对钱财的欲望不是很大?

那如果不是图钱财的话,那是图什么?

难道是要图……他的身体吗?

我去,画面太美他不敢想。

“放心,你不用死,最多只要你一条腿而已。”小弟的声音在他耳边传来,对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但狂妄的笑声却令人不寒而栗。

叶呈轩心口一颤。

对方人这么多,加上自己手脚又被绑住,想要逃出去的机会很渺茫。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所有的情况都是对他不利的,彼时想喊救命都没人来救他。

未等余他有喘息的机会,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便被人双手拖了起来,他顿感不妙,开始不断挣扎和怒吼,“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我警告你们,你们要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砰——”

一道洪亮而刺耳的大铁门被踢开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巨型锈迹斑斑的铁桶被人抛掷半空,只看到一只纤细的手啪地一声巨响,稳稳地撑起了铁桶,下一秒,铁桶便以火箭般速度往那群人飞了过去。

“老大,小心!”

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而那个被叫老大的男子下意识地转头,随即,他瞳孔徒然放大,只见大铁桶以肉眼无法看清地速度直向他砸来——

没有给他一丝反应的机会,那个铁桶便狠狠砸在了他身上,巨大地冲击力把他身体冲出了五米左右远,他才啪地一声闷响,摔倒在地上,立即喷出一大口血!

而那个铁桶咕噜咕噜滚向了一边。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在场所有人怔愣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齐齐飞奔过去,“老大,你没事吧!”

声称是这群人中老大的黑衣男子努力手撑地站了起来,猛咳几声,涨红了脸,梗着脖子怒吼一声,“他奶奶的,到底是谁,出来!!”

他们视线霎时间齐刷刷投向了大门的方向——

一名身高约有160多的人站在大门口。

外面的阳光随着大铁门的开敞,灵动地跳跃了进来,给这个仓库带来温暖的光线。门口的那人背光而站,身后强烈的阳光字自动晕染成光圈。

高若溪整个人掩藏在背光里,视线定格在叶呈轩的身上一会儿后,慢慢转移到了为首的那个男人身上,眸色变得越发锐利。

“放开他!”高若溪双手抱胸,挺直腰板,站在废弃仓库的大门中央,绑着高高的马尾辫,显得人干净利落。

闻声,大家愣了一下,应声抬起头看去,发现是一个身高有160cm左右、圆圆的脸蛋、大又圆的眼睛骨碌碌的可爱小女孩。

黑衣老大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的小萝莉,不耐烦道:“小妹妹,这里不是你该来玩的地方,赶紧给我走!”

显然,他还没反应过来,刚才的大铁桶就是面前这个身形不高,长着一张纯真可爱脸的高若溪仍的。

黑衣男的话像是触犯了高若溪的禁忌,她本就白皙的脸瞬间黑如包公,美眸怒视着面前的男子,阴恻恻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要不是看在你还是一个小女孩份上,老子再就……啊……”

男子话还没说完,便听到对方突然惨叫一声,紧接着,噗通一声,男子便被高若溪一脚飞踢倒在地上。

高若溪镇定自若地收回自己的脚,而后拍了拍裤脚,冷眼看着地上捂着肚子,痛苦不堪的男子,道:“还觉得我是小女孩儿吗?嗯?”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么小的女孩居然有这么大的爆发力,能一脚踢倒180cm,身材高大凶猛的老大。

他们只是惊愣了下后,随即个个抬起头凶神恶煞怒视着她,下一秒,他们便向被狂风卷起的巨浪,直直向她袭来。

高若溪眸色越发深沉犀利,一个锋利的眼刀子射过去。

她毕竟跆拳道黑带,虽然力气和身高比不上这些高大的男子,但好在她打斗比这些男子专业,能顺利应对他们任何进攻。

高若溪一个侧身躲过了一名男子扫过来的的拳头,紧接着一手抓住对方的手,一扭,只见咔擦一声,男子脸上顿时痛的满目狰狞,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高若溪却眼疾手快握住他的手一扯,抬起腿一脚踢在对方身上,男子应声倒地。

高若溪虽然身体看着娇小,但像是蕴藏了巨大能量一样,力气大的惊人,一人徒手就可以把一个高大的男人如同抄起木板一样狠狠甩倒在地。

就在这时,她的余光瞟到旁边有一根粗大的麻绳,她立即闪过那些人的攻击,一个跃身跳近麻绳,随即,她双手抓起,一扯,紧接着,麻绳就像有目的性一般,直直向那群人甩了过去。

啪啪啪的巨响,那些纷纷涌上来的人都无一幸免,都被高若溪手中的麻绳狠狠打在身上,就像是砍树一般,那些人齐齐摔倒在地上。

而瘫坐在地上被黑布蒙面的叶呈轩只能凭借巨大的打斗声音可以判断出此刻正上演一场激烈的打斗,现在他自己依旧被绑着无法动弹,只能通过刚才出声来拯救他的恩人能尽快解决掉绑架他的那帮人,成功解救他。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从最开始从声音听出,貌似来救他的人是一个女人,声音还莫名有点熟悉??

听着声音还是她孤身一人过来的,能打得过那帮人吗?

思此,叶呈轩心中不自主露出狐疑和担忧。

高若溪虽然是专业,对付这些人没有多大问题,但毕竟人的精力有限,她解决掉几个人后,突然停下了动作说喝了一声,“停!!”

本来还朝她进攻的两名男子被她突然喝住的声音镇住了脚步,拳头还硬生生停在半空,两人我看看你,你看看我,其中一名男子愤恨地看着高若溪,道:“他奶奶的,少废话,我就不信,我们这些兄弟还解决不了你这丫头片子!!”

然而高若溪并没有被他的话吓住,而是双手抱胸,殷红的小嘴一勾,露出与她可爱的脸不相符地邪笑,冷笑一声,“呵呵,我可不是傻子。”

“你什么意思?”男子一脸恼羞成怒地再次挥起拳头你就要向高若溪扫过来,不料却被旁边的那名黄衣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阻止了他的手。

那名男子像是听到什么似的,急切又害怕道:“老,老大,我好像听到了警笛声……”

“什么?”黑衣男子粗眉一皱,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向高若溪,浓黑的双眸布满了暴风雨,“奶奶的,你报警了??”

高若溪乖巧地点了点头,就像是一个听大人话的小朋友,要不是真切看到她脸上闪过一丝邪恶的神色,任谁都无法把面前这个女孩跟刚才跟他们打斗,还一直占上风的女子联想在一起。

“艹,兄弟们,给我上,给我好好教训这个小婊子!”

黑衣男子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的这比生意居然会被这么小的女人给破坏了,而且看对方实力相当强,他还是小看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的实力。

高若溪脸上突然一冷,美眸中闪过一丝狠戾,“如果你们想吃牢饭的话,我不介意奉陪到底!”

她的话音刚落,果然,警笛声越来越近,渐渐朝这个废弃仓库直逼近。

黑衣男子脸上越来越凝重,恶狠狠剜了她一眼,这才不甘心道:“撤!”

等他们都撤走后,整个宽大的废弃仓库只剩下她和叶呈轩两人,她脚步缓缓走到他跟前蹲下。

叶呈轩只感觉有人朝他走进,等对方走进他跟前后,一股馨香的味道直窜入他鼻中。

女人的味道?

为何这个味道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思此,叶呈轩脸上露出高兴之色,“谢谢你救了我,麻烦能帮我解开这个绳子吗?”

此时的叶呈轩,在高若溪眼中真的就像是扫黄被警察缉拿,用黑布蒙住了头部,坐在地上,任由警察发落的罪犯。

只不过面前这个‘罪犯'长了一张桃花运旺盛,比女人还绝美的脸。

他依旧混的风生水起,而她……毕业到现在,还在找不到工作,还在为了养活自己而发愁。

她毕业这一年中,就因自己的这张小孩萝莉脸,想要应聘关于跆拳道的工作都被人拒之门外。要不是她积压了许久的郁闷心情,她也不会选择去她最讨厌的地方——酒吧去买醉,更不会冤家路窄,撞见了在大学时一直纠缠她的纨绔子弟叶呈轩被人绑架的全过程。

即使再不怎么喜欢这个男人,但她还是秉着自己那颗见义勇为的心,跟踪绑架他的那批人来到了这个废弃仓库,救下他。

高若溪心中不免自嘲,她预知到千千万万跟这个男人再次相遇或者这一辈子再没有交集的预想,也没有想到,她和叶呈轩还能再次相遇,还是以这番景象。

叶呈轩等了许久还是没有见到对方解开他的绳子,他小心翼翼问了一句,“小姐,请问您怎么称呼?”

“高。”

叶呈轩愣了下,而后才反应过来她回答的是她的姓,“你姓高?”

对方没回应了。

“谢谢您,高小姐,麻烦您能帮忙解下绳子可以吗?我失踪了这么久,我爸肯定着急死了,如果我不能尽快回去,我以这个总裁身份开的第一次会议就不能按时开会了,这样的话,那些启瑞公司的元老怎么看待我?这样的……”

啪的一声闷响,本来还滔滔不绝的叶呈轩突然脑袋一歪,陷入了昏迷中。

高若溪收回如刀削般强劲有力的手,看了看被她一掌劈晕的男人,瞪了一眼。

“啰嗦!”

叶呈轩是从医院床上醒过来的,醒来后便看到自己的老爸和大哥,还有从小到大的死党顾祺正守在床边,眼都不眨一直看着渐渐转醒的叶呈轩。

“儿子,你终于醒了?”叶父身体微微前倾,担忧的神情看到叶呈轩醒过来后,一个老心这才安心放回肚子里。

“我……我怎么了?”

“呈轩,你被绑架了,幸好警察及时赶到,不然……”

“废话!”叶呈轩打断顾祺的话,一个白眼飞过去,没好气道:“我当然知道我绑架了,我意思是我怎么突然在医院了?”

叶父一拳打在他肩膀上,训斥道:“你这小子,还能不能有点礼貌?警察和我们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你昏迷在地,不省人事了。”

听父亲这样说,叶呈轩的记忆这才渐渐回笼,他最后却是昏迷了,而且还是被那个女人一手打晕的!

“对了,你们赶到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

“女人?没有啊,我们赶到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了,而且那些绑架你的人都已被警察抓到了,正在审问呢。”一旁的顾祺补充说道。

“怎么可能呢?当时是一个女人救我的,你们真的没有见到?”

难道是对方做好人不想留名,提前离开了?

“呈轩,爸为了筹钱赎你,昨天一夜都睡不好觉,有什么问题等你出院了再说。”旁边的叶呈铭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大哥哥的模样劝说道。

“你大哥说的对,等你身体好了再说,还有,在医院的这几天,公司暂时由你大哥全权管理。”叶父说着伸出食指顶了下叶呈轩的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吻道:“你要是有你大哥一半的实力我也不会操这么多心了。还有,以后少给我折腾那些无用的事,你去酒吧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给我好好养好病,公司还得你这个总裁接管呢!”

“爸,我说了,大哥的实力比我更适合接管公司,你怎么不提拔他当总裁?我对管理公司根本就没有兴趣,你还硬要我管理公司……”

“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叶父似乎有什么芥蒂,神情有些恻隐,余光瞅了瞅旁边的叶呈铭,很快就打断了叶呈轩的话,喝道。

叶呈铭脸上很平静,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笑开。但没有人发现,他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阴险的色彩。

“行了,公司还有事要处理,我跟你哥先回去了,你好好待在医院不准乱跑。”说着转头看向顾祺,“顾祺,你帮伯父好好看着这个小子。”

顾祺打了一个ok的手势,“行,没问题。”

叶父没好气睨了叶呈轩一眼后,这才跟叶呈铭离开了病房。

等他们都走后,顾祺这才一屁股坐在床沿边,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哥们,说,你说的那个女孩长的怎么样?正不正?”

叶呈轩斜睨了他一眼,一脸嫌弃,“怎么?你还想泡人家不成?”

“瞧你这话说的,我只是好奇。”

“我当时蒙住了头,看不到对方的脸,只从声音可以听出对方是个女的,而且更奇怪的是……她一靠近我的那一刻,她身上的味道好熟悉,我好像在哪儿碰到过。”叶呈轩手指不断摩擦着下巴,陷入了深思。

顾祺瞪大了双眸,一脸兴致昂扬的样子,“哇靠,该不会是你以前好过的某个女人吧?”

叶呈轩打了他一拳,“瞎说什么?我有很多女人吗?再说了,在我印象中,跟我好过的女人不是柔情似水,就是风情万种的,根本就没有会功夫的那种。”

从他们打斗的声音可以听出,那个女人功夫肯定很不错的,不然面对那么高大的猛男,应付的还游刃有余。

“那你意思是说,对方是败在你的美颜之下,才出手解救你的?”

“如果我国要你这种人当侦探的话,肯定是侦探界的巨大耻辱。”

“什么意思?”

叶呈轩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白了他一眼,“我当时被蒙住眼睛,怎么看?”

“……”

监狱里,双手带着手铐的黑衣男子被人带到窗口前坐下,他看了看来人,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他兴奋地拿起电话放在耳边:“你终于来了,快点把我救出去,在这里我一点都待不下去了。”

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嘴角一勾,发出冷笑,“那么简单的人物都完成不了,救你有何用?”

黑衣男子脸上尽是慌乱,“你们,你们不能言而无信,而且我还跟你们老板签了合同,只要我绑架了叶呈轩,你们就会如约付我钱,难道你们想毁约吗?”

中年男子眼睛一瞬不瞬看着面前颓废的男子,眸子中发出更加阴冷的气息,“可是你们并没有打断他的腿……”

“如果没有突然冒出那个女的,我们早就办了他了!”黑衣男子突得拔高音贝,“那是突发情况,也不是我控制得了!”

“我家老板要的是结果,而不是……借口!”

“你……”黑衣男子气的瞪眼,半响后,他才深深吸了口气,再次回视中年男子时,阴戾的双眼尽是决绝,“毁约?可以,那就别怪我把你们那些事情告诉警方!”

中年男子突然站起身,一手气定神闲地整理下衣摆,另一只手依旧紧握着电话,冰冷的话就像是一张判死刑的绝书自电话中传入黑衣男子耳膜中,“听说你的母亲甚是想念你呢,不久前我还替你去探望了下她……”

“你要干什么?”

“如果你还想你母亲活命,你就知道该怎么做!”

“奶奶的,不准你们动我母亲!”

“那这可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中年男子话毕轻轻放下了电话,转身便走出了监狱。

……

高若溪拿起遥控器把电视上漫天都是叶家二儿子叶呈轩被绑架,后被无名英雄救下的新闻事迹给关掉。

随即,高父端着晚饭进来,正好看到她关掉电视的那一幕,他笑了笑,叫了一声,“小溪,吃饭了。”

“小溪啊,你老爹我帮你打听到了一份工作,是做保镖的,你有意向吗?”高父加了一块鸡翅放到女儿碗中,突然出声问了一句。

本就扒饭的高若溪突然一呛,猛咳几声,道:“爸,你确定?”

在这一年中,老爸为了她的工作也是操碎了心,经常也不知道从哪打听到一些乱七八糟的工作,有一次更夸张的是,他也说是保镖,但那次她去了后才了解到,对方居然是贩毒的老大,那一次正好警察围剿毒贩,她差点就被卷入其中。

“确定,你也知道,你爸我年轻的时候也当过一些豪门人家的保镖,那个人是我认识多年的好友了,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但没有想到今天突然联系到我,说要聘请我当他的保镖,你也知道,爸已经老了,这身老骨头已经生锈老化了。正好你现在也急需一份工作,所以爸想要你去试试。”

曾经也从老爸的口中得知,他曾有一位心腹之交的好友,而且对方还是老爸的雇主,也曾共患难过,后因他遇到老妈后,便已辞退这个工作,回到老家开一个小小的跆拳道馆,平常收几个徒弟,传授他们跆拳道,平静无喧嚣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

“我知道了,明天给我地址,我过去面试即可。”

也许是经历了太多落聘的失落,这次即使是老爸的好友,她也没有显现出太多的高兴和激动,反而是比以往平静了很多。

“不用。”高父一手阻止了她起身欲去准备的身体,眼神示意她坐下,这才笑道:“对方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明天他会自己过来我们这边,你只要今晚早点睡,养精蓄锐,明天好好表现就可以了,老爸相信你的实力。”

“老爸,你确定靠谱吗?”她怎么感觉有点悬呢?

而且回顾老爸为她找工作的‘战绩',即使他说对方是他多年的好友,但她还是不怎么敢相信。

“哎呦,你不相信你老爸了?”说着又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高若溪的心瞬间又软了下来。

“得了爸,我吃完饭就去准备准备。”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即使老爸叫他放轻松就可以,但她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曾经她也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跆拳道,她的身高,更或者她的这张跟跆拳道这种劲道强大武术不相符的脸,所以才导致她一直都找不到工作,成为她为混一口饭吃的障碍。

第二天中午时分时,便看到一辆白色劳斯莱斯缓缓驶进馆内,汽车停下后,车门被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打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领带打的整洁又严谨,头发被发胶梳到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中年男子从车里踏步走了出来,擦的锃亮的皮鞋在刺眼的阳光下反着光,整个打扮一看就是商界的成功人士,身价肯定不低。

而且,就算高若溪对汽车没有多深了解,但也看出了那辆车的价格不菲。

果然是有钱人,只有身处豪门或者身价巨高的人才会高新聘请保镖,以此保护自己安全,以防有心之人乘人之危。

中年男子双手系上西装的一枚扣子,面带微笑走到老爸面前,伸手握住了老爸的手,一脸见旧友那般亲切问候,“好久不见了,老高。”

高父也一脸笑意盈盈回道:“是啊,确实很久了。”

叶父仔细端详了高父全身,叹了一口气,“你瘦了很多,是生活过的不好吗?”

“没有,膝下有女,馆内有可爱的徒弟,日子虽然没有当时宽裕,但现在的日子过得轻松自由,挺好的。”

“那就好,哦对了,你不是说介绍你的女儿给我看看吗?她现在可是在……”

高父转过身,把高若溪拉到面前,介绍道:“这就是我家闺女,我让她替我应聘你那个保镖一职,小溪,这就是老爸跟你说的叶伯父。”

高若溪微微向面前的男人鞠躬,一脸诚恳,“您好。”

叶父连山闪过一丝惊讶,“原来你的名字叫高若溪。”

“您听说过我?”高若溪脸上露出一丝疑惑。在她印象中,她好像不认识这个中年的男子。

他噗嗤一声笑开,一副逗趣道:“没有听说过你,但看过你的照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就是高兄的女儿,呵呵,想必这就是缘分吧。”

叶父要不是曾经见过自家二儿子经常拿着一张女孩照片傻笑,一脸发春的样子,他也不知道原来照片上的那个女孩就是高兄的亲生女儿——高若溪。

他越说越玄乎,高若溪听的一头雾水,但因礼貌,她没有过多表现在脸上。

不过,下一秒叶父脸上便露出了犹疑,正要犹豫说什么,却被高若溪一眼看破他的想说的话。

“叶伯父,我知道您犹豫什么,我知道保镖这一职并不是谁都能轻松胜任的。我已准备好了,您出题目便可。”

听此,叶父露出了赞许之色,想不到高兄这个女儿外表看起来娇小,还长了一张可爱的小女孩脸,说话铿锵有力,思路条理清晰。只要她一说话,便可感觉到与她外表不符的强大气场。

“好,我拭目以待。”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