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冰嫣 黄若希 四美_陆冰嫣 黄若希 四美|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女主高若溪男主叶呈轩的小说在哪看?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在线全文阅读由轻叶小说给大家带来,这是安九凌创作一本受到广大网友喜爱的言情小说,喜欢《一见倾心再见撩心》这本小说的小伙伴一定不容错过!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免费阅读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在线阅读<<<<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免费阅读

直到高若溪一人把全馆的学徒,就连这几年在跆拳道上拿奖无数,赫赫有名的付乐明也被她打败,外加徒手劈断了大概有5厘米砖头后,叶父这才收回自己不自觉张大的嘴和震惊的神情,反应了几秒后,抬手猛烈地鼓起掌。

随即,整个馆内响起了一阵阵赞赏的鼓掌声。

“高兄,想不到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想不到你的女儿小小的一个身板,出拳招招既专业又强劲有力,而且她比你可聪明多了咯,她在出招前都能仔细观察敌方的弱点,再来一个一招致命,不错,很好!”叶父转头看了旁边的高父一眼,眼中尽是藏不住对高若溪的赞赏之色。

“叶兄,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忘找机会损我。”

“哈哈哈,你这女儿实力不容小觑啊。”

“那你觉得她这个能力能达到你心中保镖的标准吗?”高父突得凑近他,一脸精明样。

叶父笑了一声,突然起身走到高若溪面前,伸出手,道:“恭喜你,你被录用了。”

“什……什么?真的吗。”高若溪慢吞吞伸出手回握叶伯父的手,许是不敢相信,她握住的手都有微微的颤抖。

高若溪还是不敢相信,上天终于眷顾她一次,终于让她找到工作了!

“是的,欢迎你,高若溪保镖。”

“谢谢您。”高若溪由衷地感谢,眼眶发红,喜极而泣。

两人都敲定了合同后,高若溪便随叶父离开了自己的家,离开之前高父还一直恋恋不舍,仿佛像是送即将远嫁的女儿一样,眼眶泛红,差点都哭了。

不过回想,把女儿交给自己信任多年的好朋友,让她跟在叶兄身边多多历练,而且也是女儿毕业后成功找的第一份工作,他是应该高兴不该难过的。

最终,高若溪跟高父依依不舍了很久,高若溪才起身坐上叶伯父的车离开了道馆。

本来叶呈轩那次并没有受什么伤,之所以昏迷,都是那个救他的女侠莫名奇妙把他打晕的。而自己老爸硬生生以此借口硬是把他困在医院,表面是说让他在医院养病,实际是想要困住他,不让他再去不三不四的场所玩。

好不容易熬到出院那天,却没有看到父亲来接他出院,反而只有大哥叶呈铭和死党顾祺。

“大哥,老爸呢,他不是知道我今天出院吗,怎么不来接我?”叶呈轩一边整理自己刚穿上的西装,边问旁边帮他收拾东西的叶呈铭。

“因你这次被人突然绑架,爸不放心你的人身安全,所以就去帮你聘请一位贴身保镖给你……”

“什么?老爸要招保镖给我?”叶呈轩本是系领带的手顿住,转过头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叶呈铭问道。

“嗯,他亲自去接那个保镖,听说还是一名女保镖,待会儿应该就可以带来给跟你见下面了。”

“不是,老爸聘请保镖给我干嘛?我会拳击,自己会保护自己,不用什么保镖!况且,老爸是怎么想的?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招一个女保镖给我?难道我连女人都不如了吗?”

想着便把手伸入口袋,掏出了手里打电话,电话刚接通便传来叶父醇厚有力的训斥声。

“今天刚出院,又要瞎折腾什么?”叶父把耳边的电话挂断放回口袋中,走进病房中来。

“听大哥说你要替我聘请一个保镖,而且还是女保镖?”

“怎么?你有异议?”叶父眉毛一挑,一副威严不可抵抗的模样。

“老爸,你瞎干什么?你聘请什么保镖啊,我一个人可以保护自己,而且还是一个女保镖,能力行不行啊,不要到时候保护不了我还搭了自己。”

主要的是如果老爸真的给他招一个保镖给他,那他以后还怎么自由,尽兴地玩?

“你放心,对方的实力我已经看过了,保护你绰绰有余!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招聘她正好可以看住你,回报你每一天的行踪,休想你再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玩!”

叶父早就看穿了他心里那点小九九,所以不等他有一丝反抗,一长杆砍断了他最后的退路。

叶呈轩瞪大双眸,狠,老爸这一招太狠了!敢情他是找一个管他的女人婆啊!!

“好了,我带她进来,跟你见下面。”叶父说着转过身打了个手势,接着一直跟随他身边的男子微微曲身,便退出了病房。

不一会,虚掩的房门被人一手推开,高若溪缓步走了进来,随即她那张秀丽的脸赫然出现在叶呈轩的面前。

“你……高若溪?!”叶呈轩一脸不可置信看着面前既熟悉又陌生的脸,语气竟是他未曾发觉的轻颤。

他直直看着她,一直都不敢眨眼睛,他怕眨眼间,面前的女子就会突然消失在自己眼前,眸子中从开始的震惊逐渐被思念,欣喜取代……

从而忘记了说话,只能怔愣在原地。

高若溪也没有想到在这能遇到叶呈轩,她圆圆的眼睛闪过一丝惊讶,而后转过头看向叶伯父,一脸疑惑道:“叶伯父,您不是替你聘请的保镖吗?”

“哦对了,小溪,忘了跟你说,其实这次我是替我儿子,也就是叶呈轩聘请的保镖,你前几天也看了新闻吧,几天前叶呈轩遭受了一次绑架,虽然后来被人成功解救出来,但我还是不放心,所以决定高薪聘请一个贴身保镖给他,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您,您怎么不提前跟我说清楚?”高若溪柳眉微蹙,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叶伯父居然是叶呈轩的父亲?并且这次的保镖一职还是替自己儿子聘请的。

“小溪,你是有什么顾虑吗?”

高若溪深吸一口气,而后抬头看向叶父,一脸道歉,“叶伯父,不好意思,我可能无法胜任这份工作,抱歉。”

“站住!”一直站在那里许久不说话的叶呈轩突然出声,叫住了转身欲抬步离开的高若溪。

叶呈轩凝视着女人的背影,说道:“你们先出去,我有话要跟她说。”

“这……”叶父还是一脸懵逼,也不明白经常玩世不恭,浪荡的儿子会突然正经起来。

叶父虽然曾经见过自家儿子拿过高若溪的照片一脸傻笑过,但具体还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关系。

叶呈铭看出了叶呈轩的意思后,便走到叶父身边,用手指无声示意他们暂时先离开,给他们留下一点空间。

等整个病房只剩下叶呈轩和高若溪两人之后,叶呈轩这才抬步一步一步走到她身后,深深看着面前的女人,满目锩缱柔情,轻轻说了一句,“高若溪,好久不见。”

有多久没有再见过这个女人了呢?有一年多了吧,自从那次毕业的那场谢师宴后,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找不到她。

他一直都不知道,她为何会突然消失了,电话打不通,联系曾跟她有关系的人,都不知她的下落。大学的那三年,对他来说就像一场梦一样,而这个女人就像是他梦中的某人主人公,根本不存在这世间,梦醒了,她就不见了。

但是,她一直都不知道,他有多想她,这一年多中疯狂的想她,心脏就像被上前蚂蚁啃噬一样,慢慢地就开始发疼,直到疼到麻木,渐渐绝望……

“是啊,好久不见。”高若溪转过身,看向他依旧俊逸又熟悉的脸,她眸子中再也没有柔情,只有他陌生的冷漠和清冷,只见她再次说道:“但叶呈轩,我一直都不想再见你!”

看着有些疏离的女人,叶呈轩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为什么一毕业后你就消失了,这一年多你去哪了,为什么不跟我联系?”

高若溪冷笑一声,只感觉自己眼睛发酸,似有什么东西正要从眼中夺眶而出,“你凭什么在这质问我?叶呈轩,我不欠你什么!”

记忆仿佛如同冲破牢笼的困兽,正向她席卷而来……

猛然想起了喧嚣的谢师宴上,个个同学都在跟那些老师敬酒的画面,也想起了她心爱的男人睡在酒店宽大的床上,衣服凌乱,正跟一名女子吻的如火如荼,暗潮情涌,意乱情迷的画面……

而现在,他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质问她为何消失了??

他眸子中闪过一丝痛楚,他深吸了口气,语气变得低软,“我到底做了什么,会让你这般疏离我?”

高若溪放在身侧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紧紧攥起,嘴角猛地一勾,露出一丝讥诮的味道,这转过头定定看着面前的男人,道:“叶总,您没有做错什么,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何必徒增伤悲?”

“可你并没有原谅我……”叶呈轩猛地双手紧紧抱住面前的女人,她的脑袋靠在他胸前,隔着布料静静聆听他的心跳声和因说话胸膛带着一丝轻颤的触动,带有一丝挫败感的声音响起,“对不起。”

迟来的一句抱歉,不管是什么缘由,他都不想让她心里再有一丝痛苦,悲伤。

自从她喊他一句‘叶总'开始,他就深刻感觉到,他们之间越来越疏远了,不仅是缺失的这一年时间,还是她对他的感情。

他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本就要推开他怀抱的手因他的道歉突然一滞,坚硬的眸色不自觉闪过一丝柔色。

“叶总!”她推开他,圆眸中清亮无一丝杂质,宛如夜空的星辰凝视着他,“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你可以走!”男人眸色渐渐凝聚,他直视她已转身欲离开的背影,“不过你已经签了合同,如果你执意要离开,你先把违约金留下。”

他不想这样唬她,但他真的没有信心,现在除了这个,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牵扯住这个女人,不让她再离开。

随着他带有威胁性话语刚落,高若溪内心的怒火也熊熊燃起,双手紧握成拳,深深吸了一口气,想要以此缓解心中的怒火。

随后,她才缓缓转过身,看向他,黑白分明的瞳孔露出尽是对他的失望,“叶呈轩,你依旧还是这样,让人无比讨厌……”

“可我需要你!”男人打断她的话,神情充满认真和乞求,“我真的需要你,需要你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况且,你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高若溪随着他的话末心突然漏了一拍,她很少看到这样的叶呈轩,一直以来他都是放荡不羁,自信满满,何时像这般低声下气?

确实,她很迫切想要这份工作,她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任何事情并不能任由自己的任性行事,她不想看见这个男人,也不想在他身边处事,但往往很多现实,逼得你不得不败下阵来,放下自己的骄傲,舍弃自己的任性,尝试着迎合眼前的现实。

她需要这份工作,需要养活自己,实现自己身上跆拳道的价值。

“如果叶总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吩咐我,若溪先行离开了。”

他脸上闪过一丝惊喜,自动忽略她的公事化口吻,“你愿意当我的保镖?”

“如你所说,我确实需要这份工作。”

“如你所说,我确实需要这份工作。”

————————————————————————————————————————————

高若溪说着对他微微曲了下身,便转身正要离开,奈何就在她转身后之际,突然腰间袭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掌,下一秒,高若溪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一个旋转,未等她有片刻思考的机会,她整个身体硬生生被叶呈轩抱入怀中,顺势推倒在本就整理好的病床上,随之,欺身上来。

男人如耍赖的小孩般紧紧抱着她,整个俊脸深埋入她的秀发中,细细吸允她头发上的馨香,带着一丝雀跃的闷声从头顶传来,“既然你已是我保镖,那我现在第一个命令就是:我想抱下你。”

被他推到在床上的高若溪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也忘记了反抗,直到对方如无赖般全身压在她身上,双手抱她的力道宛如紧攥手中糖果的小孩,被他压的呼吸有些不畅后,她才紧蹙着细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怒瞪着他,“……快起来,我快被你压死了!”

“不行,我还没抱够,先等下。”说完,高若溪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手越发收紧了几分。

敢情即使她的语气充满了很大的威慑力,但因这张可爱无公害的脸,根本无法撼动得了身上男人移动分毫。

所以,远远看去便出现了这番光景,窄小的病床上,一个身高修长的男子压在一名娇小的女子身上,俨然像一个古代桀骜不驯的公子哥正调戏良家妇女。

虽然,叶呈轩有古代肥头大耳没有的高颜值,但高若溪并不没有古代良家妇女的柔弱。

“是要拳头还是要温柔?”高若溪停下手,不再挣扎,突然冒出了这一句。

“什么?”未等男人脑子反应过来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只见高若溪狠狠瞪他一眼后,突然屏住呼吸,抬起自己的一条腿,弯曲,膝盖处对准他的某处,一鼓作气狠狠顶了上去。

“啊——”一道震耳欲聋,宛如要掀开屋顶般的叫声突然凄惨地叫了起来。

果然,如高若溪预料,身上的男人随着她这一脚落下,身体顿时如鲤鱼打挺般跳了起来,双手抱着自己的胯下在地上连蹦几下,想要以此缓解胯下带来的剧痛。

高若溪随之缓缓从床上起身,懒懒地睨了他一眼,一副气定神闲地整理好自己凌乱的衣服,随后,向她的雇主微微曲身,一脸尊敬模样,“叶总,如若没事,我就不奉陪了。”

说完,不顾在原地蹦跳,不知是因剧痛还是因她那突如其来的一脚而气结的叶呈轩,抬步便离开了病房。

或许他想多了,她是同意当他的保镖,但并不代表可以放下过去,跟他冰释前嫌。

还任由他对自己上下其手。

又来……

他们的第一次遇见也是这样,叶呈轩也是这样被她狠狠踢了胯下,当时,她认为他是调戏她的不良少年,而现在……

依旧是想要吃她豆腐,不安好心的上司!

等疼痛缓解了许多后,叶呈轩这才抬眸看向她离开的方向,双眸渐渐坚定又认真。

高若溪同意担任叶呈轩的保镖,并不是她心软,主要是她想要这份工作,而且在来之前,她已经签了合同,如果她不做,那就是毁约,虽然叶父并不会为难让她赔偿违约金,但她终究不想欠这份人情。

只是令高若溪没有想到的是,堂堂启瑞娱乐公司总裁叶呈轩只是经历一场再小不过的出院事情而已,那些媒体朋友不知从哪早早打听到今天是叶呈轩出院后的第一次上班,那些人早早便守在公司门前,就等叶呈轩缓缓驶来的车。

车一停下,车门一打开,铮亮的皮鞋刚踏出车门,那些话筒便蜂拥而至齐齐举到他的面前。

乱七八糟的问题也想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

“请问叶总,听说您被人绑架了,那现在可否抓到凶手?案情是否有进展?”

“您好叶总,听说您是去了酒吧才被人下药绑架,请问叶总是经常会去酒吧,夜店这等场所吗?”

“叶总叶总,您回答一下吧。”

“叶总……”

没有等到叶总的回答,反而不知从哪钻出一位身穿黑衣黑裤,身材娇小,圆圆的萝莉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异常灵动的可爱女孩,她头顶扎着高高的马尾,一脸威严和干练的模样,跟她可爱的脸异常不符。

“麻烦请让一下,叶总不接受采访!”高若溪柳眉微蹙,双手张开护着叶呈轩面前,防止那些涌上来记者。

低眉看着面前一下子就进入自己保镖角色中的高若溪,带着墨镜的叶呈轩看不清双眼,但从他那嘴角轻微的一勾,可以看出他的心情甚是愉悦。

叶呈轩一言不发,踏着强劲有力的步伐从高若溪为他拨开一条小路走进公司。

随之,高若溪也紧随其后跟他一同进入启瑞娱乐公司。

“你没事吧?”叶呈轩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高若溪,关心问道。

高若溪脸上闪过一丝窘迫,而后淡定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这才抬眸回视他,“谢谢叶总的关系,我没事。”

叶呈轩突然低声笑开,今天他一身白衬衫,黑色长裤,外加一件单薄的长衣,面带墨镜,跟那些拘谨严肃上班族精英人士打扮不同,倒像跟那些娱乐明星打扮一样,带有一丝随性又不失礼节。

他知道,虽然她会跆拳道,力气也比一般女子大,但她毕竟对付的是那成群,不死心的记者,力气上自然敌不寡众。

“你笑什么?”高若溪一脸严肃看着他。

高若溪都严重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自从当上他保镖后,每次他看她都会不由自主在那傻笑,也不知道是谁点了他的笑穴还是她长的太搞笑,让他忍不住笑。

他没有回答她,而是伸出手突然凑近她,她身体下意识微微缩了缩,圆碌碌的眼睛直直看着他,脸上尽是防备之色,跟防一个淫贼一般。

他的手因她这下意识动作霎时一顿,随即,淡淡笑开,修长的手拂在她额际,把她刚从记者群众挤出那条小路,而弄乱的那一缕发捋到耳后,早上明亮温暖的阳光缓缓投射进公司大厅,折射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一抹金黄,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随即,只看到他启唇,轻声道:“没笑什么,只是感叹,我们还能再见面,你还变成护我周全的保镖。”

她充满戒备的神色缓了缓,她努努嘴想要说什么,但像是想到什么,刚闪过一丝希翼的眸色突然被大火熄灭一般,变得沉寂。

等她再次抬眸看向他时,俨然变成了以往清冷,对他一脸尊敬的模样,“叶总,我现在是您的保镖,希望以后我们只谈公事。”

她何等聪明,怎么不知道他话中意思,但她也跟他挑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她只是他的保镖,他的手下,保护他人身安全的人,也是她养活自己的工作。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在大学时,他好不容易慢慢走进她的心,渐渐软化她的心,而现在,宛如一夜后,又回到他们刚相遇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刺猬,张开全身的刺防备着他。

叶呈轩,你还真失败啊。

面对这个叫高若溪的女人的时候……

叶呈轩没有想到,自己出院的第一次上班,就有一个很是棘手的事情需要他出面办。

叶呈铭把合同放到办公桌上,推到他面前,看着叶呈轩整一个葛优瘫地瘫在办公椅上,浓黑的剑眉微微蹙了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这是要跟夏星子要签的合同,你负责去跟她接触,看能不能把她签下来,我们启瑞如果有她的加入,必定能给公司带来巨大利益。”

启瑞娱乐公司作为娱乐圈第一大娱乐公司,旗下培养出的艺人可谓都是红透半边天,艺人不仅颜值高,而且还是全能项多方面发展,有很厉害的经纪人团队,造型团队,公关等团队,个个部门都相当成熟。

所以,这样独占娱乐市场鳌头的娱乐公司,必定有很多与之竞争的对手,能争取最快时间,签到娱乐刚解约其他公司的大牌艺人,对整个公司发展是最好的延展性发展。

而夏星子,刚解约了上一个公司,娱乐圈当红花旦,自然也是启瑞争取的女艺人之一。

叶呈轩低眉懒懒地看了合同一眼,坐直身体,端起桌子上的咖啡喝了一口,“这不是有相关部门去谈吗?为何要叫我去?”

“可人家挑明要叫你去……”

‘噗'地一声,叶呈轩嘴里的咖啡像下雨一般,喷了出来,他连续咳嗽了几声,等缓和了后才抬头看向叶呈铭,再次确认般问道:“大哥,你确定?”

“确定。”

“可我印象中,我不认识这个女艺人。”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点名要你出面才有机会,再加上你性格本适合交际,你去也不失一个好法子。”

叶呈轩此时才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总裁,别人当总裁都是坐在办公室前,签签合同,开开小会就可以了。

但轮到他当总裁,不仅要囊括这些,有时碰到一些公司需要签,但又脾气不怎么好,不好对付的艺人,每当这时候,他都会亲身前往去跟对方谈。

俨然像一个经纪人无异。

他对交际有一定路子,再加上作为启瑞总裁亲身去谈,对对方来说,也是最大的诚意,这样很多事情也事半功倍了。

“行,今天公司事务就由你先掌管了。”叶呈轩说着从椅子上站起身,拿起外套就要走出办公室。

叶呈铭推了推金丝眼镜,一脸谦和,“自然,你也早去早回,今晚需回家吃饭,知道吗?”

“吃饭?”叶呈轩披上外套的手一顿,一脸疑惑看着他。

“听爸说,是为了庆祝若溪能加入启瑞,成为叶家一份子。”

“……”

敢情老爸并不是为了庆祝他出院,而是庆祝高若溪找到工作,成为他的保镖一事。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宅男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