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丝袜女郎睡着了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轻叶小说网给大家带来,《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是网络作者“安九凌”原创的一本情节非常经典的小说,主要主角是高若溪叶呈轩,喜欢《一见倾心再见撩心》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最新章节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在线阅读<<<<

一见倾心,再见撩心最新章节

她喝的太猛,酒都撒在她的衣襟上,有些从她小脸上滑落,沿着脖颈的纹路直直滴下,瞬间她整个前襟都被酒水浸湿,宛如从大水中捞起一般。

叶呈轩被她这凶猛的样子吓了一跳,立刻起身双手阻止她抄起酒瓶就猛灌的手,道:“高若溪,你都醉了,别喝了!”

莫名其妙就猛灌酒,叶呈轩不仅一脸懵逼,还隐约可以感觉出她心里不舒服,他想问,但……

看她已经开始有耍酒疯之势,他想还是算了,任何问题都无法从酒鬼中得知答案。

“叶呈轩,你放手!”高若溪一手狠狠甩开他的手,左手抱着酒瓶,右手伸出食指直直指着他,小脸上尽是委屈和控诉,“叶呈轩你这个混蛋!你不是说要当好朋友吗……既然要我做你朋友……那你总得拿出点诚意……邀请我喝酒吃肉啊……你现在阻止我喝酒是几个意思??!”

说着,突然打了一个酒嗝,她手一软,怀中的酒瓶突然啪地一声掉在地上,瞬间成了玻璃渣。

酒瓶破碎的声音瞬间迎来旁边人纷纷侧目。

叶呈轩不管其他,一心只看到她脚边的锋利的玻璃碎片,担心她会不小心被划伤,起身长腿跨到她身边,双手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轻声哄道:“好好好,我请你吃肉总行了吧,酒就算了,你酒量不行。”

依照她这种一杯倒的酒量,叶呈轩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她便咚地一声,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了。

没办法,烧烤没吃多少,叶呈轩便付了钱双手打横把她抱起,离开了喧嚣的烧烤摊。

怀中的人儿双颊酡红,殷红的小唇更加红艳,柔嫩白皙的手紧紧攥着他胸前衣服,整个小脸深埋入他胸膛内,隔着单薄的布料可以清晰感受到她呼出的气息扑散在他胸前,带给他一阵阵燥热。

这个女人,不管过了多长时间和任意醉酒的情况之下,还是能轻易就勾起他内心的柔软和情动……

叶呈轩本以为她睡着就安分了,但他还是太小看高若溪的躁动性和醉酒疯癫程度。

她双眸依旧紧闭,但秀眉紧紧蹙起,不舒服地低吟了下,开始不断在他怀中挣扎蠕动,宛如一个抗拒主人怀抱的小猫,随即,眼帘睁开一条细缝,一脸不悦地看着面前的叶呈轩,“你是谁啊……放我……放我下来!!”

头好晕,好胀,感觉都快烧起来了……

“……”见她醉的连他都不认识了,叶呈轩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最终轻叹了口气,道:“我是叶呈轩。”

她秀眉皱得更加深,满脸困惑,“叶呈轩……谁是叶呈轩?”

“……”

“放开我……呕——”

她话还没说完,头一偏,一副要吐的样子,叶呈轩吓了一大跳,立刻放下她,她跌跌撞撞飞跑到垃圾桶旁边,蹲在那里吐的天昏地暗。

叶呈轩也飞奔跟了上去,修长的手指在她后背不断帮她轻拍,帮她顺气,“没事了,还难不难受?”

蹲下身,整个小脸都几乎埋入垃圾桶中的高若溪一动不动,夜色昏暗,看不清她的脸,她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应他,久到他以为她比他想象中难受,已经难受说不出话的时候,突然她肩膀微微颤动,随即,低沉的抽泣声从垃圾桶中隐约传出。

叶呈轩手僵在半空中,心闪过一丝微痛,正要伸手把她抱起安慰她时,她突然起身,一脚狠狠踢在垃圾桶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烈的声响,走过的路人纷纷侧目,用异色的眼光看着她发着酒疯。

她扎着那个高高的马尾辫不知何时已有些凌乱,细碎的发丝垂直下来,遮住她灵动的眼睛,只见她小嘴嘟起,一脸不爽地骂道:“你是谁啊?你怎么那么臭啊?!你为什么不洗澡?”

“……”

垃圾桶能不臭吗?再说,这跟洗澡有什么关系?

还真的是醉的脑袋都不清醒了。

叶呈轩赶忙扶起她,不料被她一手给甩开,她美目轻勾,直直凝视着他,执拗地可爱,“你放开我!你为什么要拉着我?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份职业,你不要阻止我保护叶呈轩……我要保护叶呈轩!”

听到自己放在心里的女人说要保护自己,叶呈轩本是高兴欢喜的,但是现在,他不仅没有一丝的高兴雀跃,反而是一脸无奈和不知所措,因为——

叶呈轩看着双手紧紧抱着面前的垃圾桶,白皙的小脸上被垃圾桶蹭的脏兮兮的高若溪,他只感觉额际青筋跳了跳。垃圾桶里偶尔传来的腐烂味道不断充斥着他整个鼻腔,但依旧没有阻挡得了她抱着垃圾桶对着它撕心裂肺的抒情呐喊和死心塌地的难舍难分。

她手指头不断戳着垃圾桶,不断朝它碎碎念,“叶呈轩你怎么胖了?我……我明明刚才看你还瘦如闪电,怎么一下子又肥如熊虎了呢……你这么胖,以后还怎么娶媳妇?还怎么当你的叶大老总啊?!”

“……”

她正常的时候明明对他冷漠疏离的很,为什么一耍酒疯起来就变成小话痨了呢?而且困惑她问题的人还是他这个当事人!

“高若溪,它是垃圾桶,不是叶呈轩,抱着它干什么?”叶呈轩伸手探到她腋下,用力把她拉起来,还不断诱哄她,“好了好了,我们回家,回家好不好?”

他又一把把她抱起,往自己的车走去,她许是闹累了,这下在他怀中安分了许多,叶呈轩低眉看了她一眼,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呼出的气息平稳均匀。

叶呈轩把她抱到副座上,扣上安全带,正当他起身时,她纤细的手臂突然勾住他的脖子,突然凑近他的俊脸,鼻子动了动,宛如小狗似的,在嗅着什么东西。

突然凑近的距离,他都能清晰看到她白嫩的脸上的毛孔,迷蒙的眼睛中折射出他的倒影,叶呈轩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下,脸颊微微滚烫……

“好香……好熟悉的味道……”

就像以前无数个夜晚中令她心安的味道。

顿时,整个车厢中弥漫着一股不安叫嚣的因子,正要破土而出……

他不是没有见过她毫无防备之下的可爱模样,但从未像这次一样,那么令人情不自禁。

让他的头颅鬼使神差般缓缓欺下,温热的唇正要覆上她的诱人的唇时,她的头突然一歪,又睡了过去。

“……”

突然散去的热气让叶呈轩顿时清醒过来自己正在干什么,他懊恼地谴责了自己一番,即使面前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他也不该控制不住自己欺负她。

他退出身体,关上车门,绕过车子那边开车。

只是他的车只开到半路,她身体又突然蠕动了下,痛苦的低吟一声,眼帘缓缓睁开。

她眼睛宛如披上一层迷雾,迷离地环顾了下四周,才知道自己正在车上,开车的人还是叶呈轩。

叶呈轩偏头看了她一眼,道:“酒醒了?”

“好热……”她不顾现在正在车上,伸手就要扒开自己身上那仅有的单薄衬衫。

叶呈轩剑眉微跳,一手持掌控方向盘,一手阻止她要扒衣服的手,“高若溪,你醉糊涂了?这是车上,你扒衣服干嘛?”

敢情刚才睁眼只不过是他看花眼,实际她喝了那么多酒,哪有那么短时间内清醒过来?

“可是我好热,好难受……”她委屈巴巴地看着他,眼眶中似有水雾溢出。

叶呈轩心一软,差点就放开了手,但最后还是理智下来,道:“你先忍忍,很快就到家了。”

“不要!!”她身体突然蹦跶了一下,头顶磕碰在车厢上面,传来一阵闷响,许是有些痛,又加上身体难受,她眼眶泛红,鼻子带着哭腔控诉他,“叶呈轩,你这个混蛋!放我下去,我不要跟你坐一车!”

“……”他只不过不让她脱衣服而已,他又哪里惹到她了?

他不断告诫自己,不能跟一个醉鬼一般见识!

她不仅大声控诉他,还伸出手不断捶打他,她毕竟是会跆拳道的,力大如牛,那一拳拳打在他腹部上,还真……很痛啊。

他一手根本就无法阻止得了她,痛感不断袭来,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以至于车开始往左晃右晃行驶,正当他抬眸时,从车窗内看出去,两名夜晚执勤的交警伸出手示意他停下。

“高若溪,你闹够了没有,坐好!”叶呈轩朝她低吼一声,顺势停下车子,打开了车窗。

车窗一打开,外面的凉风徐徐吹进车厢中,高若溪瞬间清醒了很多,舒服地发出一声长叹。

而叶呈轩可就不好受了,因为,那亲眼看着他不按照交通规则行驶的两名交警弯下腰,一瞬间,浓烈的酒气充斥交警的鼻腔,他不悦低眉看了高若溪一眼,而后视线转移到叶呈轩的脸上,一脸严肃道:“麻烦出示驾驶证。”

叶呈轩立刻掏出证件递给他,交警看了一眼后,“你刚才在干什么?不知道这是在公路上吗,不要命了,敢这么行驶,你不想活别人还要命!”

叶呈轩也知道刚才的行为很危险,立刻赔笑着,一脸歉意道:“抱歉抱歉,刚才是我的不对,以后再也不敢了。”

见他态度比较诚恳,交警满意地应了一声,把证件还给他,道:“行了,以后注意点就行,走吧。”

交警刚后退几步让车开走时,突然一只纤细的手突然揪住他的衣领,高若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道:“警察叔叔,救我……我不要坐这车,我要下车……”

叶呈轩顿感不妙,睁大双眸正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奈何交警如警犬般灵敏地嗅到了异样。

“慢着!”交警一手阻止叶呈轩启动车擎,低头看着嘴的不省人事的小女孩,一脸怀疑地看着他,“你到底是她什么人?”

这个小女孩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因酒精的作用,她脸颊酡红,扎着高高的小马辫,眼眶泛红,宛如被人欺负了一般。

“我……”叶呈轩迟疑了一秒,他真的不知该怎么讲述他们之间的关系,说她是他保镖,看她外貌任谁都不会相信吧。

见他眼神似在闪躲,也道不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再加上现在又是晚上,疑点重重的叶呈轩让交警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我们怀疑你非法诱拐未成年少女,麻烦你立刻下车接受我们的调查,快点!”

未等叶呈轩解释什么,那两名交警立刻从腰间掏出枪对着他,厉声道:“快下车!”

那可是真枪啊!!稍有不慎,就会有擦枪走火,一命呼呼的可能。

叶呈轩立刻两手举过头顶,一副投降状,“我真的不是非法分子,我们只不过是争论了一下下而已……”

“少废话,快下车!”

“……”

叶呈轩看了看对方手上的枪,没有办法,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叶呈轩一下车,另一名交警立马擒住他双手扣到腰后,叶呈轩只听到咔擦一声,冰冷的金属手铐便扣在了他手上。

最后,他们两人都一并进了警局……

叶呈轩是双手被铐押进警局,而高若溪则是作为重要证人录口供进来的。

不大的警局里,高若溪瘫睡在旁边的沙发上,依旧不省人事,而叶呈轩则是站在那里,面前坐着一名中年的警官,他一脸严肃,冰冷的视线扫了沙发上的高若溪一眼,随后低头,手里的笔不断挥舞,正在写着什么。

“叫什么?”

“警官,我刚才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她是我保镖,我是她重要保护对象,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

中年警官视线把他全身都扫视了一遍,看他人高马大的,根本就不像是会需要保护的人,思此,中年警官恶狠狠道:“亏你还长了一副正直的脸,模特的身材,还想狡辩是吗?如果真想要脱罪,能不能编一个我能相信,大家都觉得靠谱的说辞?”

“……”叶呈轩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如果你们不信,可以问她。”

叶呈轩话音刚落,从门外走进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女人,她手里端着一碗汤,走到沙发前坐下,扶起高若溪,轻声叫唤了她一声,等她睁开眼帘后,女警才笑道:“这是醒酒汤,你喝下它,待会儿就没那么难受了。”

也就可以道出这件事情的真相了。

“放心,待会儿自然会问她,你一个都逃不了。”

“……我冤枉啊警官,我说的这一切你们要相信我,虽然她确实长了一张娃娃脸,但你们不要被外表给骗了,她会跆拳道,而且还是黑……哎呦!”叶呈轩未说完,后脑勺突然迎来一记爆栗。

他义愤填膺地转过头看是谁那么大胆,敢打他的头,谁知道他偏头便看到高若溪站在他身后,黑着脸如正要索命的罗刹,阴沉的可怕。

她刚刚不是躺在沙发上吗?

高若溪走到他身侧,因酒精还未全部散去,双脚还不是站的很稳,她踉跄了下,幸好叶呈轩眼疾手快扶住她不让她摔下去。

而她意外地没有挣开叶呈轩的手,而是一脸认真地模样看着面前的警官,语气充满歉意,“对不起,警察叔叔给您添麻烦了,他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是认识的,一切都是误会,增加你们的工作量实在抱歉。”

听到这,中年警官还是一脸犹疑的样子,“你确定吗?你可看清楚了,他是谁?”

“确定!我现在已经清醒了,知道他是我的雇主,我是他保镖。”

“你果真是他保镖?”

不是那中年警官多疑,而是难于相信,不管是谁,不认识高若溪的人,第一看到她时,都不会相信她是会跆拳道,力大如牛之人。

“如果您不信的话,那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高若溪话音刚落,叶呈轩心中顿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未等他及时阻止,他只感觉一股强风掠过,布料擦过他的指尖,再次抬眸时,高若溪已经走到旁边的一张桌子边,双手探入桌子下,双腿迈开,屏住呼吸,鼓足一口气,下一秒,只听到‘啪'地一声巨响,宽大厚重的桌子便被高若溪徒手硬生生给掀翻了,桌子顿时裂成两半,还可以在扬起浓烈的灰尘中隐约看到那四脚朝天的桌脚。

叶呈轩:“……”

中年警官:“……”

众人:“……”

中年警官惊愣了几秒,随即才反应过来,视线看了已经坏掉的桌子一眼,再挑眉狠狠看着面前瘦小的女孩子,手指微微颤抖指着旁边看守所方向,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给进去!今晚就别想出来了!!”

高若溪确实是证明了自己真的就是叶呈轩的保镖,同时洗刷了他的冤屈。但最后依旧被中年警官关进了看守所,原因是高若溪故意破坏警局公共财物,行为恶劣,关在里面十个小时以示警告。

许是刚才太用力,也有可能是醉酒后劲到来,高若溪整个小脸显得十分疲惫,双颊没有了刚才那般酡红了,但还是一副没精气神的模样。

“高若溪,你手怎么样,没事吧?”叶呈轩执起她的白皙的手,看到她手掌只是微微发红,并没有受伤后,他悬着的心才缓缓放下来。

他把她拉到旁边的椅子坐下,看她昏昏欲睡的模样,他柔声道:“你是不是累了?”

“嗯,确实有些累了,我想睡觉……”说着,头颅不自觉往旁边靠,不一会,她便枕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睡着了。

果真是累坏了,闹腾了一晚上,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倦态立刻浮上来了。

以叶呈轩的角度看过去,只看到她长而翘的睫毛如欲展翅飞翔的蝴蝶,微微轻颤着,小巧又高挺下那一抹嫣红毫无修饰,但就因她那张如樱桃般自然好看的小嘴巴甚是能荡起他内心平静许久的心湖,击起一层层涟漪。

她不是像那种艳丽妖娆那般性感的女子,美丽漂亮,而是她可爱,是的,她确实很可爱,脸小小的,嘴唇也是小小的,就连整个人都很娇小,仿佛一手就能把她全部包住,特别是那双眼睛,圆溜溜的,像个紫葡萄似的,每次被她的眼睛一看,他心瞬间都软下来了,根本没有一丝招架之力。

而最开始,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见面,叶呈轩就是被她那双灵动又带有一丝冷漠的眼睛看得一愣一愣。

当时是他休学一年后再次回到明成大学的第一天,一下课,便跟他最好的哥们顾祺一起去食堂吃饭,刚打好饭,就被顾祺一手拉到拉到跟前,顾祺下巴仰了仰,示意他看过去,“看到了吗?那个女生,正不正?”

叶呈轩抬眸看了过去,便看到不远处两名女生面对他们的方向吃着饭,不知在聊什么,笑的甚是欢快。

叶呈轩冷哼一声,严重怀疑顾祺眼光是不是中毒了,“正吗?不就长的可爱一点而已吗?”

扎着一个丸子头,脸蛋小小的,唯一觉得看得过去就是她那双眼睛,圆圆的,清澈明亮,甚是灵动。

顾祺脸上立刻浮现一脸痴样,“何止可爱啊,简直爱死了,叶呈轩,你知道吗?我已经喜欢上她了,就是她不是我们系的,平常很难找到接近她的机会。”

“……不是吧?”

他不知看到什么,脸上闪过一丝慌张,视线依旧没有从那女生身上移开,但手却不断拍打他手臂,急切道:“快快,你快去她旁边占个位置,我去买点东西就过来,不然就被其他人占去了。”

顾祺急急忙忙把手里的饭放到他手里,顺手推了他一下,而后转身跑到队伍中排队买东西。

叶呈轩被逼无奈,只好上前走到她们跟前,因餐桌是那种四人桌,再加上现在学生众多,座位本就很缺,叶呈轩二话不说,就连一声招呼都没有跟她们打,放下两人的饭菜,就坐了下来。

随即,高若溪和童昕雨两双视线齐刷刷看向这位突然冒出的人,叶呈轩被她们视线看的有些尴尬,他假咳一声,抬眸看了高若溪一眼,漠然道:“我兄弟喜欢你,他叫我帮他占个位置,他待会儿就到。”

高若溪刚好夹到嘴里还未咀嚼的青菜因他这句话惊得啪地一声掉回碗中。

并不是震惊她突然收到别人委托喜欢她的话,而惊讶的是,这个人的行事方式。

突然冒出来的人,突如其来的委托告白,这一切跟他此时招呼都不打就坐下说是占位置,惊扰到她们吃饭有什么关系?

坐在一旁的童昕雨则是对他猛眨了下眼,打趣道:“帅哥,是你喜欢我们家若溪吧?还故意说是你兄弟喜欢。”

见此,叶呈轩朝她猛眨下眼睛,嘴角微勾,带着一丝放荡地戏谑,“你家若溪确实长的很可爱,但……”

叶呈轩话还未说完,只见高若溪倏然站起身,端起饭菜,道:“昕雨,我们去别的地方吃吧。”

童昕雨看了看高若溪脸上有些冷,似有暴风雨即将来临。

高若溪本来就有些喜静,再加上性格比较慢热,不易交心,脸上给人感觉就是一副清冷的模样。

但童昕雨知道,能引起高若溪不悦的导火线并不是她的性格,而是这个男生话中不经意道出的那两个词:可爱。

童昕雨点点头,也端起面前的饭,起身就要离开。

不料,高若溪的手臂被人拉住,身后传来叶呈轩带有磁性的声音,“同学,你先别走啊,我兄弟很快就到了,他可能有话要跟你说,你长的这么可爱,想必不会那么狠心拒绝我们吧?”

男生好听的声音传入她耳膜中,本就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但在高若溪听来,可以使她额头青筋暴跳。

况且……

高若溪低眉看了看自己被他拉着的手臂,眸色渐冷,视线从手臂往上,在他那张魅惑众生俊脸上停住,嘴唇微启,冰冷地道出两个字:“放手。”

在一旁看到高若溪脸色已经步入乌云密布,察觉到情势不对的童昕雨,连忙放下饭,伸手拉了拉叶呈轩,劝道:“这位同学,这里是食堂,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不好吧,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先放手了再说可以吗?”

再不放手,你会揍的很惨的,朋友!

叶呈轩也察觉到了旁边领座其他同学因他们这些大动静,纷纷侧目看过来,但为了兄弟的幸福和难得的机会,即使知道自己有些失礼,但也还是紧抓不放,硬着头皮再次说道:“抱歉,我暂时不能放手,如果……啊——”

叶呈轩话还未说完,下一秒,一道尖锐的惨叫声响彻整个食堂,屋顶差点都被掀开了。

四周顿时传来其他同学的抽气声和议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