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领导一夜情的故事_我与领导一夜情的故事|但愿世世与君好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但愿世世与君好沈易落南宫玄小说by木林在线全文阅读由轻叶小说网为大家带来,这本书的作者是木林,主角是沈易落、南宫玄,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但愿世世与君好

>>>>《但愿世世与君好》在线阅读<<<<

但愿世世与君好小说

这一日的晚上,沈易落刚要睡下,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砰”的一脚踹开,南宫玄满脸慌乱的过来,一把将沈易落从床榻上拉扯起来就要往外去。

“南宫玄,出了什么事了?”

“柔儿又晕倒了,你去放血救她,快走!”

又是因为柳柔儿!又是这个冰冷残忍的要求!

沈易落忽然就火了,使劲的挣脱了南宫玄的手:“不!我不去!”

“你说什么?你不去?”南宫玄转过身,狠狠一巴掌就打在了沈易落的脸上:“你这个贱人,你竟敢说不去!”

“柔儿都快要死了啊,你的心怎么能这么残忍,这么歹毒?”

“我歹毒?”沈易落憋着眼里的泪:“流血的人是我,要血的人是她,你怎么不说她歹毒?”

“可生病的是柔儿!”南宫玄的语气里没有一丝的温度:“沈易落,你是个大夫,不救人你做大夫做什么?”

“谁说做大夫就一定得救人?”沈易落据理力争:“天底下的病人那么多,大夫救得过来吗?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知道柳柔儿得的是什么病,你只让我放血,她的病是病,我的血我的痛就什么都不是了吗?”

南宫玄却恶狠狠的道:“与柔儿的痛苦相比,你的血你的痛算什么?”

沈易落所有的悲痛和哀怨都被这一句话打碎。

原来,不管她多么的委屈、痛苦和悲伤,在他心里都不算什么,因为他不曾念着她一分一毫。

“如此,你便与我和离吧!”沈易落说出这话来的时候,心已经空了:“你不喜欢我,我也不再奢求,我把位子让出来,成全你和柳柔儿双宿双飞,可好?”

“你舍得与我和离?”南宫玄看向沈易落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

这个女人不是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吗?怎的忽然要与他和离了?

而又是为什么,听到她要和离,他的心竟然隐隐有些作痛?

“你说娶我,我以为你对我是有感情的,这才不顾一切的嫁给你,可既然不是,我又何必做一个惹你嫌恶的人?”沈易落说:“你不用怀疑,嫁给你,我是自愿的,和离,我也是自愿的。”

“但,我不会再放血救柳柔儿了。”她有喜了,不能再放血,否则孩子保不住。

可不等她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南宫玄就勃然大怒:“原来,这才是你这毒妇的目的——你不想再救柔儿了!”

“这不可能!我不同意和离,你必须放血就柔儿,现在就去!”他又上来拽住了沈易落的手。

“不!我不能再放血了,”沈易落被南宫玄拖出了门,还是没忍住说了:“南宫玄,我怀了你的孩子,而且每次放完血我都会很痛苦,我不能再放血救柳柔儿了,不能!”

“你说,什么?”南宫玄猛地瞪大了眼眸:“这……这不可能!”

“就是你上次……那样对我的时候有的。”沈易落说。

“果真有孕了?”南宫玄追问。

“是。”沈易落点头,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瞬,她却听见南宫玄说。

“那就先堕掉,再去放血救柔儿!”

“什么?”沈易落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南宫玄,你说的是人话吗?这是你的亲生骨肉!”

“只有柔儿生的孩子才是我的亲生骨肉!”南宫玄无情的说:“沈易落,你不要得寸进尺,我已经让你做了正妃,委屈了柔儿,我答应过她,这辈子,都不会和你生孩子的,我不能再辜负她!”

沈易落觉得自己的心已经碎成了千万片。

原来,他娶她的时候就已经安排她这辈子都不能做一个母亲了?

就因为不能再辜负柳柔儿?

那么她呢?她又有什么错,要接受这一切?就因为她喜欢上了他?

就因为她这一身从千般痛,万般苦里终于熬出来的所谓“奇血”?

“南宫玄,你太狠毒了,虎毒不食子,你不承认自己亲生的骨肉,竟然还想要杀死他?”沈易落一把推开了南宫玄,身子连连后退:“不,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玄哥哥,你走!马上走!”

“你不要想伤害我的孩子,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我的孩子的。”

南宫玄的心“咯噔”了一下,她喊他玄哥哥?这可是柔儿对他独有的称呼,可她为什么也这么喊?

一个侍女匆匆忙忙的跑过去:“王爷,柳姑娘开始吐血了,怕是要……不行了。”

“来人!”南宫玄马上冷声下令:“给本王抓住沈易落!你!”他指着那侍女:“马上去准备一碗堕、胎药。”

一直守在外面的几个粗壮的婆子马上过来,就将无路可退的沈易落抓住,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那侍女也很快端来了一碗苦涩的药汤。

可沈易落却死死的咬住了牙齿,不肯喝下去。

南宫玄见状,愤怒的上前,“咔擦”一下,歇下了沈易落的下巴。

尖锐的疼痛和苦涩的药汤一起,将她心里对南宫玄最后一点念想都打碎。

她死死的盯着他,眼里深切的爱变成了冰冷的恨。

——她后悔了,真的后悔了,母亲说过,这世上最薄情的就是皇室的男子,她不信,所以她就要承受这样的苦果?

“啊啊啊!”不能说话,她从喉管里发出哀嚎。

南宫玄!我恨你!

“带走!”南宫玄猛地转过身,他忽然有些怕了,怕看到沈易落眼里的恨,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犯下了天大的罪。

可是他明明没有错,他的命都是柔儿给的,只要是为了救柔儿,做什么都值得!

沈易落被拖走,不断有血从身、下、流出来,染红了她白色的裙裳,拖出一条血红的路……

须臾,柳柔儿的屋内。

沈易落的被婆子粗鲁的扔到了地上,一个男人走过来,捏起她的手腕,残忍的割断她的血管。

自然还是疼的,可与失去孩子的痛比起来,这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这一次,足足放了三碗血,那人才将她的伤口草草的包扎了一下,拿了血碗进去给帷幕后的人喝。

她听见南宫玄在温声细语的说着些什么,失血的痛苦上来,让她无法去听个分明。

也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玄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又是一把将她提起来:“沈易落,你这个该死的毒妇!因为你的耽误,柔儿的病情加重了,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住在这里,每天给柔儿放一碗血。”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