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vv 当爱情消磨殆尽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当爱情消磨殆尽小说最新章节由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男女主角叶知婉和霍霆风之间的非常曲折的情感纠缠故事,作者是“金元宝”,想要了解更多关于当爱情消磨殆尽小说资讯的小伙伴可以来了解下!

当爱情消磨殆尽最新章节

>>>>《当爱情消磨殆尽》在线阅读<<<<

当爱情消磨殆尽小说

现在,叶知婉看不见,许佳宁的话,让她更加恐慌了起来。

而此时,许佳宁突然伸出手,摸向了她的腹部。

她忙挥开许佳宁的手,“许佳宁,你要干什么!”声音下意识地颤抖,人也下意识地想逃,可是她看不见,反而从病床上摔了下来。

腹部传来一阵疼痛。

许佳宁冷冷一笑,“叶知婉,你真以为霆风会让你把孩子生下来,他只是在等,等你答应把眼角膜给我,现在我已经能够看见了,而你又有什么利用价值。”

叶知婉紧紧护着腹部,“不会的,霍霆风答应我,会让我把孩子生下来的。”

许佳宁凑到她的耳边,似乎想让她听的更清楚,“是啊,他曾经是答应过你,可现在,他也答应了我,绝对不会让别的女人生下他的孩子,叶知婉,你的孩子9个月了,实在是可惜唷……”

许佳宁还说了什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因为她感觉到有人在抓她的手臂,她想要逃,可是逃不走,她想要喊人来救她,可是她不知道喊谁,只能喊救命,期待有人,有一个好心人。

可是她喊了很久,回应她的只有平静。

“叶知婉,你真可悲啊。”

是啊,她叶知婉太可悲了,可悲到,居然连一个可以求救的人都没有,最后,她的求救声渐渐弱了,换成了一句歇斯底里地高吼,“霍霆风,我恨你——”

……

叶知婉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知过了多久,只是清楚自己还在医院,四处都飘散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也清楚她隆起的腹部几近平坦,孩子没了。

曾经,她为了生活,在霍霆风的逼迫下,不得不穿着暴露的衣服去陪酒,被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取笑,践踏取消。

陪酒没几天,她发觉例假不对,买了便宜的验孕棒,测出了身孕,当初她是想要打掉的,可是到底有一些舍不得,因为那是霍霆风,她爱过的男人的孩子。

最后,她将选择交给了上苍。

即便知道自己怀孕了,她还是每日每夜的陪酒,心想孩子若是太弱,便会因为她这个做妈的失职而自然流产。

结果,这个孩子很是顽强,坚强得让她不惜拿自己的全部去换他/她一命,结果……却变成了如今她从未想过的结局。

“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她似乎在对着空气说话,无人答,她又道:“男孩还是女孩……”如此反复,念到最后自己反而哭了。

来查房的护士听见,终是过意不去,路过病房时,轻轻道了一声,“男孩。”

不过两个字,让叶知婉感到了些许满足。

“谢谢你,对了,这里是几楼?”

……

护士走后,叶知婉摸索着,从床上爬了下来,连摔了几步,总算扶到了一面墙,也感觉到窗外吹来的风,她扶着墙慢慢来到窗户边。

叶知婉她本以为遇到任何的困难,她都会坚持下来的,坚持到误会解开的那天,可是到底是低估了霍霆风的狠心。

她轻轻呢喃着两个字,“恒臻……”

随即,翻过了窗户,摔了下去。……

空气中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还有无数人的尖叫声——

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跳楼了!”

霍霆风的助理秦霖来汇报叶知婉的死讯的时候,他正在帮许佳宁选婚纱,原本喜悦的心情忽而荡然无存。

“怎么死的?”

“从医院三楼跳了下去。”

“就因为眼瞎而绝望,还带着腹中的孩子跳楼,如此脆弱,活该了她。”

“那个……”

秦霖刚想说,孩子也没了,而这时许佳宁刚好换好婚纱,站在试装台上,喊着霍霆风快看。

霍霆风的目光便看了过去,淡淡的口气对秦霖道:“死就死了,叶知婉的事情,我不想再知道了。”

他想调整心情,好好帮许佳宁选婚纱。

终是因为心口莫名的堵塞而草草了事。

……

结婚典礼当日。

霍霆风和许佳宁的这场婚礼,若不是出了叶知婉的事情,本应该更早的,所以来客皆是议论纷纷。

叶知婉三个字……

落入了霍霆风的耳畔,他没来由的有些失神。

“霆风……霆风……”

许佳宁喊了好几声,霍霆风才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牧师已经在宣誓了,许佳宁刚说完我愿意,现在轮到他了。

“我——”

霍霆风刚想回答。

教堂的门突然打开。

有人胸前抱着什么,向着他走来,那人冲了进来走进,霍霆风看着他招摇的银发,总觉得这个人他在哪见过。

席慕生怀中抱着叶知婉的遗像,他的速度太快,保安一时愣住了,都忘记要拦。

席慕生将叶知婉的遗像高举过头顶,看着准备宣誓、交换戒指的两人,笑道:“叶知婉,好好看看,这就是害死你还有你的孩子的奸夫淫妇,你做鬼了,记得一定不要放过他们。”

这个冷笑。

霍霆风想起来了,这是叶知婉的客人,曾经,他偶然见到这个男人和叶知婉一起从酒店的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上前挖苦了叶知婉一句,这个男人露出的便是这样的笑容。

名字他查过。

“席慕生,今天是我霍霆风的婚礼,看在死人的面子上,请你离开。”叶知婉已经死了,他不想再因为她闹事。

“唷,看在死人的面子,霍霆风,你何时给过叶知婉面子,逼她去做小姐,找人*她,拿走了她的眼角膜,害死了她的孩子,你居然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要点脸嘛。”

对,他曾经是觉得叶知婉贱,才会逼着她去做了那种事,因为许佳宁,也拿走了她的眼角膜。

可是他霍霆风再怎么恨叶知婉,也不会干出*人这样龌龊的事情,何况,孩子的事情,他既然答应她留下了,就不会反悔。

席慕生的话又不像在诬蔑。

他的目光落在许佳宁的身上,见她目光闪躲,浑身颤抖着,已是大概明了,看着她冷冷道:“你干的!”

“什么啊?”许佳宁尝试想装傻。

霍霆风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幽深的眸盯着他,“找人*叶知婉,害死叶知婉孩子的人,是你?”

“霆风,我没……我没……”可是看着霍霆风幽深的眼眸,许佳宁的话开始结巴,最后默不作声了,便是不否认了。

许佳宁无言,没有反抗,便是不否认了。

许佳宁做这一切的理由是什么,霍霆风不想知道,而面前这个他曾经想要许其一生的女人,他居然再无半分爱意。

霍霆风他看向牧师,“把刚才的宣誓再念一遍。”众人一时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碍于他是江城赫赫有名的霍少霍霆风,大家也不敢多问。

牧师依着他的要求,又念了一遍,“霍霆风先生,你是否愿意娶许佳宁小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霍霆风没有任何思虑,道:“不愿意!”

随即跳下了高台,目光停驻在叶知婉带笑的的相片上片刻,抛下教堂中的众人,无视爷爷的愤怒和母亲的挽留,坚定地走了出去。

脑海里忽而想起叶知婉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会顽强地活着,活着等到有一天你相信下药的事情不是我干的,若那天我坚持不下去了,大概……是我对你……对你霍霆风这个人彻底绝望了,也不爱了。”

教堂外,天高气朗,风和日丽,霍霆风揉了揉眼角。

奇怪,明明还未到秋季,眼睛却很干涩,难受的厉害。

健康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