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长尝遍留守女人_一村长尝遍留守女人|我给爹地当助攻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我给爹地当助攻宫宸唐黎心by乔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我给爹地当助攻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宫宸唐黎心,在最近,我给爹地当助攻小说正式更新了,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我给爹地当助攻

>>>>《我给爹地当助攻》在线阅读<<<<

我给爹地当助攻小说

“小黎,我爱你,别恨我!”

秦景铭将滚烫炙热的吻落在床上少女的额头后,毅然转身离开。

男人走得匆忙,门被狠狠关了一下又猛地反弹,只是虚掩的关着。

唐黎心半醉半醒的躺在床上,朦朦胧胧地睁开眼,周围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一道刺眼的光线,门被打开,咔嚓的关门声,消失的光线,她感觉有人被推了进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狠狠压在了床上。

“景铭,你刚刚去……唔!”她感觉到了酒味,又浓又烈,她刚刚喝的酒明明没有这样又呛又辣!

秦景铭的吻和往常不一样,霸道又强势,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她,大掌就往下滑,她害怕又兴奋,生涩又敏感,男人手指的薄茧都能让她微微颤抖,火烧火燎,她感觉她的手被谁握住,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亲吻。

裙子被狠狠的撕扯,腿被抬高,男人重重的喘息声。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男男女女的惊叫声,好像还有人叫了一声,哪来的记者!她的注意力刚要被转移就受到狠狠的惩罚。

疼!疼!除了疼还是疼!

他霸道强势又粗鲁,她疼得厉害,开始后悔,又抓又挠的抗拒他,却被变本加厉的侵犯,她越哭他就越激动,她最后一点力气都没有,男人却依旧精力十足,死死掐着她的腰托着她的臀,一下又一下,一次又一次——

原来秦景铭脱了制服也是一禽兽!

清晨的阳光温柔照射在弥漫着麝香的总统套房,唐黎心睫毛微微一动,她浑身像是要散架了一样,迷迷糊糊的想要找什么,手却落了空,没有人,只有她。

她扶着床撑起身子,不用想也知道他的男友秦警官一定是去出任务,他昨天晚上明明,明明那样……居然一大早还这么有精力。

被子被她撩开,雪白色床单上是触目惊心的一抹红,唐黎心的脸隐隐发烫。

昨天是她十八岁生日,拒绝了家里要为她举办的生日宴席,因为她的男朋友秦景铭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她觉得她认识秦景铭简直是她人生最梦幻最浓墨的一笔。

她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公主,他英俊,绅士,风趣,符合了她一切幻想。

他确实给了她惊喜,玫瑰花堆满的热气球,站在明珠塔上进行的晚餐,低沉优雅的小提琴曲,然后他带她去开房,床上的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摆在桌上的香薰蜡烛和红酒,她成年了,可以喝酒了,拿着酒杯一杯又一杯,喝得半醉时他又开了音乐,教她跳舞,等她再稍微清醒时就被压在床上,然后……

哼哼,就算秦景铭穿着警服再衣冠楚楚正人君子,脱了衣服后也逃不过小妖女唐黎心的手掌心。

唐黎心得意起来,居然发现手上还有一枚龙纹戒指,只是她一动,戒指一下子滑了下来,一点都不合适,难道秦景铭不知道戒指要私人定制么?哪有这样的求婚!

她刚拿起手机要控诉,却发现手机居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和语音留言。

唐黎心玩着戒指,摆弄手机,未接电话都是爸爸的,语音留言只有一条,来自继母。

“小黎,你现在在哪里!你是不是和秦景铭吵架了,他怎么突然带着一群警察来我们家!”

唐黎心脑袋翁的一声,手一滑,把玩的戒指直接掉在了地上,怎么会这样,昨天晚上她明明和秦景铭在这里欢爱了一夜!

唐黎心整个人混乱的从床上爬起来,她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酒店房内往家里跑去。

唐家大门外停着的是一辆又一辆的鸣笛警车,她的父亲被警察用手铐扣住手腕,以一种落魄的姿态被压着,周围也是一片狼藉。

“爸……爸!”唐黎心被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浑身发抖,“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凭什么要抓我爸?!”

唐父看了一眼唐黎心,叹了口气,扯开死命抓住她的唐黎心,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句话:“小黎,是爸连累了你……”

她被警察拉着,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被带走。

她麻木的走进唐家却看到一向视她为己出的继母正打理好一切要带着继姐和弟弟离开,看见她竟直直停下手中的动作,几乎是红着眼发狠的给她一巴掌。

她被打得发懵。

“唐黎心,我以前以为你只是蠢而已,没有想到你的心居然还这么黑,连自己的父亲都可以陷害,为了讨好一个不要你的男人可以把自己的父亲卖了!”一向温柔的继姐如同陌生人一样看着自己。

“我要爸爸,我要爸爸——姐姐坏,姐姐坏,赔爸爸!”上幼儿园的弟弟拉着继母的衣角,小小年纪却已经知道什么叫怨恨。

“……”

唐家大宅只剩下唐黎心。

警察上前要封锁唐家,唐黎心才好像清醒过来,和警察发生争执,穿着警服的秦景铭在小警察的簇拥下才意气风发的露面。

她如同疯了一般上前攥住秦景铭的衣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周围的小警察怕秦少爷被这个疯女人碰伤,赶忙上来拉住唐黎心:“唐小姐,你父亲走私,秦警官也是依法办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她心疼得退了两步,“和我交往只是为了利用我来找我爸走私的证据!昨天你说要给我的惊喜,带我去喝酒,灌醉我,把我一个人扔到酒店房间也是怕我坏了你抓我爸的大事。秦景铭,你……有没有心!”

昔日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女仿佛在一夕之间长大。

她说完便心神俱疲的想要离开,走没几步就因为腿软要摔了,秦景铭手疾眼快的扶住她却被她狠狠推开。

“小黎,别闹!”她让他头疼,昨天他甚至想不管不顾的占有她就是想到今天她会因为这件事不依不饶!

他到底舍不得放手:“小黎,你父亲做错了事,他必须自己承担后果,我没有办法……”

她死命挣脱他的手,动作弧度大得衣领都倾斜一边,露出深深浅浅的吻痕。

秦景铭眯起眼,按住她的手腕,另一手轻抚吻痕,阴郁的问:“这是什么?”

他好像发现了什么,沉声道:“你的裙子被谁撕扯成这样,昨晚我把你带到房间后发生了什么?”

昨天晚上她不是和他……难道,不是秦景铭?那是谁!

她终于知道了什么,抚着吻痕,他的怒火让她终于有了一丝平衡,她看着他快意地冷笑:“在你计算着让我家破人亡时,我和另一个男人正做得天昏地暗!”

六年后。

“出了社会后才知道在学校是多么幸福,和那些老板比起来,教导主任简直是天使。”

“唐学霸,好好珍惜你研究生剩下的最后时光啊,等你出了学校大门,你一定会打开新世界大门。”

“我被家里催婚催得头昏脑胀,每次我都会想起我们学霸那对可爱的龙凤胎,我好想做他们的爸爸!”

“我也想!”

“还有我!”

“……”

唐黎心头疼的看着这群重新聚在一起却一直插科打诨的同学,又好气又好笑,但更多的是感激。

她十八岁怀孕,休学,没有一点经济来源,为了奖学金一年后重回学校,没想到他们没有嫌弃未婚先孕的自己,而是和堂哥一样给了自己很多帮助。

甚至,他们用现在是拼学历的时代来各种劝自己接受保研,保研后被各种大赛奖金砸得欢乐的唐黎心不得不佩服他们的先见之明。

原想和他们再聊一会儿,但快到了幼儿园放学的时间,她只好先离开。

这次同学会是班级一个富二代发起的,也是唐黎心第一次来滨海市的高档酒楼,酒楼太大,她走得晕头转向。

“小妹妹,一个人吗,要……要……不要和叔叔一起玩不……”突然,一个喝醉的大叔拦住了转得急火攻心的唐黎心,丫的,还出言调戏了她。

“老娘也是你能调戏的!”唐黎心本就因为找不到路火大,现在当场炸了,上前就和那男人扭打一团,两人推推搡搡,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唐黎心也不管那么多,占了上风,男人又醉酒无力,唐小姐就开始各种花式揍人。

等唐黎心心满意足的看着被自己揍晕的大叔时,按摩着有些酸疼的手,依稀的光亮中可以看出她有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指甲也健康漂亮,每个指甲上都有小小的半月型,她感觉有谁在注射自己的手。

在她往四周张望一眼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闯进了一个包厢,里面有一群军官挟持了一个狼狈的青年,忽明忽暗的灯光下,她听到了枪声,然后是从太阳穴流出的鲜血……

军官!枪支!现场!

唐黎心被吓得心脏突突的跳。

她原先想要装作没看见就跑,但那群穿着授予军衔的衣冠男已经注意到突然闯入的她。

唐黎心反应飞快,趁着混乱昏暗,那群人又没回神,撒腿就跑。

包厢内,被军人簇拥为首的男人眯了眯眸,目光凌厉,冷冷清清的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在年轻女孩逃跑后,他才从容的从沙发上走了下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身份证。

唐黎心。

总算逃出来了,唐黎心慌里慌张拦住计程车,到达幼儿园前脚刚落地就被捂住嘴巴往一辆黑色跑车塞了进去。

“你们要做什么?混蛋,放开我!你们这是绑架,是非法拘禁,我可以告你们的!”唐黎心被几个壮实的男人扣住手腕往HK大厦68楼的办公室狠狠推了进去,这些人粗暴野蛮,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先生,人带到了。”进了办公室,几个人对着窗户上站着的男人鞠躬,尊敬的说道。

“出去!”落地大窗那里有一个男人,他站在窗户旁俯瞰滨海市的车水马龙,头也没回却已经发号施令。

“是,先生。”

唐黎心看到的只有背影,但就是这样高大俊朗的背影让她吓得花容失色。

门一被关上,房内只有唐黎心和这个陌生男人,她被这样的氛围压得喘不过气来:“你是谁?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男人终于转过身,他眉目的轮廓特别深,五官如同刀削,立体英俊,但这份英俊已经彻底被他带给唐黎心的恐惧感压得死死的,她看不到他的英俊,却能感受到他的危险!

他看着她,男人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一寸一寸的下移,最后停在了她紧紧攥住的双手,目光陡然变冷。

男人拿着一张身份证,看着身份证上的信息,性感的薄唇轻启:“唐黎心,24岁,非滨海本地人,户籍江阳省江阳市。”

“刚才你遗漏的身份证,忘了么?唐黎心。”他将身份证翻了翻。

唐黎心心狠狠一揪,她觉得自己此刻就像他手心的那张身份证,任他搓揉!

“什么刚才,我刚才分明还在家里。”但她还是装傻,立刻辩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好奇我的身份证为什么在你手上……”

“呵。”男人笑了一声,下一秒一把枪抵在唐黎心的太阳穴上,“现在,想起来没有?”

“想,想起来了。”唐黎心脸色一瞬间难看起来。

她终于不再装傻,那扣在她太阳穴的枪让她呼吸都凝固,“那是个意外,我不是故意要看到的……”

男人眯了眯眸,“但你已经看到了!”

“我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你不是已经拿到我的身份证了?我相信你一定调查过我了,我今年二十四岁,在校研究生,家庭背景一穷二白!”她急着想要撇清关系,“我拿我的人格保证,我刚才看到的那件事一定会烂在肚子里,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我不相信任何人。”他轻描淡写的语气打破了她仅存的一点希冀。

“那你究竟想怎么样——”唐黎心咬着唇,怒火被她死压下去,声音颤抖地说:“别杀我,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都没看见,求求你!”

她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她不能死!

男人将枪收了起来,语气冷淡道:“唐小姐,如果我想要杀你,你现在根本没有机会在我面前。”

“你愿意放过我?你相信我不会说出去?”她眼睛一亮。

“我说过,我不会相信任何人。”他再次强调,语气冷硬:“三个月,三个月的自由换你一条命。”

“等等,您……”他叫什么来着?

“宫宸。”他狭长的凤眼扫了她一眼。

“宫先生。”唐黎心急着问:“您说的三个月的自由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他回答的言简意赅。

唐黎心一怔:“可是,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还是学生,我还要上课……”

她还是一个母亲,要照顾一对调皮捣蛋的龙凤胎!

“得寸进尺。”男人嗤笑,铮亮的手枪往前一推,唐黎心拳头握了握,终于噤声,不再开口。

请求堂哥帮忙照顾孩子成了唯一的选择,她不能让她的两个孩子受到一点伤害,也要保证自己全身而退,只能跟着他乖乖出了大厦,坐上一辆黑色的轿车。

车上宫宸不说话,敌不动她也不动,最后却还是破了功。

“呵呵,宫先生,您觉得我是要骗我丈夫去旅游好呢,还是在学校做科研项目好呢,我丈夫特别爱我,我三个月没办法和他见面他一定会特别担心,如果我理由没有编好,他一定会发现异样,而且一定会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救出我……”车上冷冰冰的氛围让唐黎心没有安全感,主动开口,胡编乱造一段话,好让宫宸知道自己后台也是有人,不敢真胡作非为。

“闭嘴!”宫宸将方向盘转了一个圈,不耐烦的说:“我对你的私事没有任何兴趣,我只需要你安静的待三个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