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年轻女孩卖成人用品 我给爹地当助攻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原创

嗯 不要了 好痛 www.rrrchh.com 我给爹地当助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轻叶小说网给大家带来,《我给爹地当助攻》是网络作者“乔越”原创的一本情节非常经典的小说,主要主角是宫宸唐黎心,喜欢《我给爹地当助攻》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我给爹地当助攻最新章节

>>>>《我给爹地当助攻》在线阅读<<<<

我给爹地当助攻最新章节

虽然宫宸帮她强硬的把扭到的脚腕掰正了,但还是疼,唐黎心原本是被迫困在锦绣这里,现在因为脚伤只能完全拘束在房间里。

宫宸没再来,确实给她找了管家照顾到她,但那管家也是不怎么搭理她,但凡是宫宸的人都是又闷又冷的。

她躺在床上几乎发霉,居然躺了整整一个月。

她惊喜的发现自己脚伤好得差不多时也发现了她只要再过十天就能离开这里,她被困得几乎要疯了,十天倒数对她简直是最好的消息,她拿着日历又圈又画,过于兴奋,手中的日历被她随便一甩,居然砸到了壁灯。

壁灯好像掉下了什么东西,她好奇的把它捡了起来,针孔摄像头!

她浑身发凉,一开始愉悦的心情此刻一下子全部消失,好像一下子坠落冰窖。

她又羞又恼,所有的事情好像成了一条线索串联起来,难怪他会知道她的经期,难怪他会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还有一个月前他的质问,在那之前她刚对秦景铭说自己是宫宸的女人……

“宫宸在哪里?”

“让他过来见我!”她手中紧紧攥住摄像头,“我要见他,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宫宸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唐黎心把自己关在卧室。

她听见动静几乎是闯了出去,手中是她一整天都没有放下的摄像头:“宫宸,你没收了我的手机,把我关在这里,限制我的自由都可以,但你监视我,你居然监视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连卧室都放了摄像头?你这已经是偷窥,是犯法的!”

她连敬语都忘了,连名带姓的叫他,明显气得不轻。

“唐黎心。”他没有任何表情,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完了么?”

“我是监视了你,这里无论哪里都装了摄像头,只是,我就算做了,你又能怎么样?”他笑了一声,似乎在嘲讽她的天真:“最后十天,你确定要在这十天里和我彻底摊牌,还是说,你觉得你有什么底气和我讨价还价,嗯?”

“我……”她被气得不清,但他的话却如同当头一棒,“可是,卧室涉及到隐私……”

“你的隐私和我有什么关系?”他看着她。

“我……”她的愤怒和小爪子被他磨得平平,再也不敢张牙舞爪。

“冷静了么,唐黎心。”他们之间原本因为两个月二十天而缓和的关系在这一刻重新回到最低点:“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

唐黎心的拳头已经死死握紧,手心里的摄像头好像是火,在燃烧,她良久才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宫……宫先生,是我太大惊小怪了,对……对不起。”

“你总算聪明了一回。”宫宸笑了一声,不知道是讽刺还是什么,他往桌上放了一张名片,“十天后我自然会放了你,想清楚你要什么,可以来找我,算是这三个月的补偿。”

他的补偿更像是一种羞辱,唐黎心扯出笑:“你放心,十天后我和宫先生桥归桥路归路,再无瓜葛,我也不需要什么补偿!”

宫宸顿了顿,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

十天的倒计时煎熬又漫长,竟比三个月还长久!

唐黎心几乎痛苦的迎来了倒计时最后一天。

在这一天里,同样发生了轰动全国的大事,任何媒体,任何报纸都在呈现最新的时事政治:总统换届的大选落幕,宫震阳成为新上任的总统。

总统换届第二天不到七点唐黎心就收拾打包好,她哪里还管宫宸来不来,出了别墅,她干脆就对着没日没夜看着她的男人直接说:“宫宸说今天就放了我,为什么一定要等他过来?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懂不懂变通?”

她双手环抱,冷不丁的说了一句:“小心开除你们!”

她总是有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本事,宫宸派来的人竟真的这样给唐黎心忽悠过去了,只要涉及宫宸这两个字好像一切都好商量,唐黎心兴高采烈的出了锦绣,现在最重要的是立刻回学校和导师解释清楚,她难以想象一向对她疼爱有加的导师会怎么对她这个消失了三个月的学生发火。

大概下午,宫宸回到锦绣,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勾了勾唇,冷冷一笑。

他的笑让他身旁的几个人心一跳:“是不是要把唐小姐再带回来?”

“不用了,随便她!”宫宸坐在恢复如初的沙发,略微疲倦的揉了揉眉心,不到十分钟,别墅的网络重新恢复。

“把书房的笔记本拿过来。”

“是,先生。”

选举没有任何意外,党派之争最终是宫家操控的一派获胜,成为执政党,选举比想象的还要顺利,但新上任的几个月里是最不稳定的时候,在野党比想象中的还要死盯不放。

只是,笔记本打开的时候只是黑屏,黑屏后猛地出现了一只圆滚滚的小老虎,完全呈现出死机的状态。

半小时后,唐黎心的监控视频回放和新的一台电脑送到锦绣,操纵电脑,屏幕出现了在昨天晚上兴奋得睡不着的唐黎心操纵电脑,口里还振振有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

“先生,这……”

宫宸站了起来,看着屏幕,六年前江阳市出现了一件震惊全国的黑客袭击事件,江阳市政府的互联网一片瘫痪,屏幕上就是一只耀武扬威的小老虎,却在连滨海过去的计算机高手都要耗费三四天才能回天的完美作案,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位黑客放弃了原来的侵袭,江阳市的网络在一天后重新恢复正常。

国防部一直暗中搜寻想要收归己用,但是她做得近乎完美,没有一丝一毫痕迹。

只是,六年前她才十八岁。

蓓蕾幼儿园。

沙堆里坐着赤裸脚丫子的小女孩正玩着沙子玩得不亦乐乎,小女孩旁边粉雕玉琢的小男孩正在摆弄一个赛车模型,时而深思,时而凝眉,小奶包却像个小大人一本正经,让人忍俊不禁。

“弟弟!妈咪怎么还不回来?都已经三个月了,都是舅舅来接我们,妈咪不会被狼叼走了吧。”萌萌把做好的沙城堡全部一推,开始为唐黎心担心起来。

“是哥哥。”君君拨弄着赛车,纠正萌萌,他的一举一动张弛有度,活脱脱像是个优雅的小绅士,“妈咪不会被狼叼走,只会被坏人抓走。”

“哼,哥哥最讨厌了!整天就会玩赛车,就只会关心那个赛车冠军顾默默!”

“是顾以墨。”君君将赛车一放,摸着妹妹的小脑袋,同情的对妹妹说:“完蛋了唐萌萌,你这傻里傻气又迷糊的性子真是越来越像妈咪了。”

“哥哥你骗人!”萌萌掰着手指:“妈咪煮饭可以掀了厨房,整理家务越整理越乱,上课的时候丢三落四又糊里糊涂,看动画片看得比我还起劲,淑女不到三秒钟,暴力又野蛮,还会脱掉萌萌的裤子打萌萌的屁屁……”

“唐萌萌,我都听见了!”萌萌掰着手指还要继续数落唐黎心,耳边突然传来了唐黎心的魔音。

“啊!哥哥,消失三个月的妈咪……突然粗现了,妈咪居然真的没有被狼叼走。”唐萌萌眼睛睁得滚圆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唐黎心。

哥哥唐君宁早就背叛唐萌萌,狠狠亲了唐黎心的脸颊,各种卖萌求抚摸,和妹妹争风又吃醋:“妈咪,我好想你!”

唐黎心在学校附近租了公寓,自然不用再麻烦堂哥,三个月的消失,这对龙凤胎完全对她是可有可无的态度,实在是太忧伤了。

“妈咪今晚给你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作为补偿好不好?”

原本对唐黎心回来还是很高兴唐萌萌突然从动画片伸出小脑袋,赤着脚丫子蹬蹬蹬就把哥哥死活拉到厨房。

“不要不要,我不吃妈咪做的菜,哥哥做,哥哥做!”唐萌萌强烈要求道。

唐黎心黑着脸:“萌萌,不要闹了,哥哥怎么会做菜,妈咪之前是怕菜没熟才烧焦的,这次妈咪掌握技巧了,保证不会再烧焦。”

不粘锅也能把菜炒焦一直是唐黎心的看家本领。

下了油,敲了鸡蛋,放在油锅,因为有水的关系油立刻溅了起来,唐黎心拿着锅铲立刻离得老远。

等唐黎心小心翼翼要过去翻炒,火已经被关了,唐萌萌拿了一把椅子给哥哥。

唐君宁笑着说:“妈咪,锅铲给我。”

唐黎心愣了愣,竟然真的把锅铲给儿子。

火重新打开,打蛋,翻炒,调味,关火,盛菜,动作熟稔,动作一气呵成。

唐黎心目瞪口呆:“君君什么时候会煎蛋了?”

“哥哥说要学,舅舅教他的,萌萌怎么都学不会,哥哥一学就会啦!”唐萌萌完全没有自己怎么都学不会的忧伤,因为有个万能哥哥骄傲得不行。

荷包蛋做得很好看,比唐黎心做得好太多了,吃了一口,外焦里嫩,还保留了鲜味,口感也非常好,她别过头用手抹了抹眼睛,感觉什么情绪要涌出来了。

唐萌萌眨着眼睛问哥哥:“哥哥做菜做得这么好吃,妈咪为什么要哭?”

“笨蛋唐萌萌。”唐君宁敲了一下唐萌萌的头。

唐黎心送龙凤胎去幼儿园后,唐黎心之前参加的全国计算机大赛结果下来,得了冠军,得了大奖后导师那边自然一切好商量。

堂哥照顾了那对孩子这么久,还耐着性子教唐君宁做菜,她没有什么能报答的,准备把大赛获奖的奖金给堂哥。

她没有想到秦景铭会在堂哥这里等着自己。

手里还攥着刚刚买的水果篮,唐黎心抿着唇,脸色难看的问堂哥:“堂哥,秦景铭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叶婉仪怎么也在这里?”

唐子谦还没来得及出声,倒是唐子谦身旁长相清秀的叶婉仪眼睛不停的往秦景铭那里看,见唐黎心来,立刻开心的说:“学长,你要找的是不是她,我就和你说我认识她,她是我姐姐呢!”

叶婉仪说着还怯怯的对着唐黎心喊了声:“是吧,黎心姐姐。”

原来如此,她说呢,叶婉仪往常都对堂哥爱理不理的女人怎么会突然跑来堂哥这里。

她看着很早就出轨的婶婶在父亲死后就彻底抛下堂哥宝贝着的女儿,不留任何情面:“叶婉仪,我可不是你的什么姐姐,隔三代都不是一家人了,更何况是你这个和唐家不沾一点边的外人!”

叶婉仪心里早已把唐黎心千刀万剐,面上不显,可怜兮兮的往秦景铭那里看过去:“学长……”

秦景铭对着叶婉仪极其疏离道:“叶小姐,小黎是我女朋友,她的性格都是我惯出来的,要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叶小姐见谅。”

他的话让在场所有人一愣,只是,唐黎心还没发作,叶婉仪的反应竟比她还大:“怎么可能!”

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叶婉仪看着秦景铭,生怕自己在他严重有任何的失态,她尽可能保持微笑:“学长,你一定在和我开玩笑!黎心姐姐怎么可能是你女朋友了,难道你不知道她未婚先孕了?连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学长的家里又怎么可能接受黎心姐姐……”

“够了,叶小姐!”秦景铭原本和煦的风度微微一变。

这下,连平常被叶婉仪欺负得死死的老好人唐子谦都生气了:“婉仪,你在说什么!”

“我又没说错。”叶婉仪委屈的看了秦景铭一眼:“听说她爸爸还破产了,还是犯了什么罪,哪里会有家庭敢接受囚犯的女儿,更何况是学长那样的家庭。”

她爸爸在政府小有身份,动了点关系帮她弄上了公安大学的非公安专业,毕业的工作也是家里安排的,只是,无论什么时候她都能隐约听说秦景铭的大门和他那近乎完美的家事,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和这样的人说上话还是因为唐黎心的关系,她心里隐隐不舒服起来。

她要让学长看清这女人的真面目!

叶婉仪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秦景铭却心如刀割,他就是毁了她家庭的刽子手。

唐黎心麻木的看向秦景铭,似笑非笑,“叶婉仪确实没有说错,我已经有两个孩子……”

“我不介意!”

“我介意!”她看着他,目光隐隐有怒火:“你不该再来招惹我的,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么?你能步步升官,不可能这点眼力都没有吧,秦局长!”

他想要解释,却发现无从解释,又突然接到了局里的电话,他神色晦涩难辨,他很忙,非常忙,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知道唐黎心出来后就立刻让局里查出她在哪里,刚好碰见了同校的叶婉仪,他不怎么搭理,她却说她认识唐黎心,他是硬腾出时间过来。

他的声音带着哄骗,就好像以往他和她约会时临时要离开,就会这样哄着她,“小黎,我知道你还在闹脾气,我有事先离开,我会找你的,等着我。”

秦景铭在她和工作之间选择的永远都不是她。

哦,他是警察,他害得她家破人亡,他人民警察的身份在那自然心有愧疚,他同情可怜她,他想要补偿,但是他却唯独忘了问她需不需要!

唐黎心无动于衷,本来就是来感激堂哥的,秦景铭离开她反而松了口气,她一点都不想看到他。

秦景铭一走,叶婉仪彻底撕破了那层虚伪的面具,趾高气扬的看着她:“唐黎心,学长是我的男人,不准你对他有任何觊觎!”

唐黎心不想和她计较,只是她被惯坏了,不懂收敛更不会适可而止,不可一世的开口道:“像你这种被男人玩大肚子的女人学长怎么可能要你?他只是同情你而已,表面装出一副清纯的模样,谁知道私下里怎么浪怎么骚……”

“叶婉仪,有种你再说一遍!”

“敢做还不让人说,你不就是被男人玩烂的破鞋还生下两个杂种么……啊!”

啪!

伴随着叶婉仪尖锐的尖叫声,唐黎心的一巴掌毫不客气。

“唐黎心你你,你居然敢打我……”叶婉仪被打懵了,不可思议的看向唐黎心。

“老娘打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