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我要操屄 太子殿下乖乖候寝小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2018在线国产偷拍视频 www.rrrchh.com 《太子殿下乖乖候寝》小说由轻叶小说网为大家推荐,本小说的主角是蘅芷、宋君戍,作者是幺蛾子大人,小说内容丰富,文中的细节描写十分到位,男女主的故事情节设定符合大众口味,深受读者喜爱,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好书。

太子殿下乖乖候寝小说

>>>>《太子殿下乖乖候寝》在线阅读<<<<

太子殿下乖乖候寝小说

“王上,这个女人如此不知好歹,还不如把她浸猪笼呢!”钱菲菲恶毒地建议道。

宋襄王一副失望之极的样子看着蘅芷,道:“蘅芷,你不要再不知好歹了,孤王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你师父于孤王有救命之恩,否则以你今日这种行为,你是活不成的!”

蘅芷咬着牙,她看得出,宋襄王从未真心想要报恩,不过是迫于无奈罢了。

因为他怕失信于天枢老人,招来天下人的耻笑。

当初要天枢老人救他性命的时候,他那副嘴脸可不是现在这样,那恨不得将全部身家都拿去换自己一条命的样子,跟一只哈巴狗似的。

如今他性命无忧,便翻脸不认人。

这么明显的设计陷害,他权当不知道,把所有罪名都加在她头上。

钱菲菲有恃无恐,自然什么都敢干。

蘅芷知道,她如果一意孤行,她很快就会死于非命了。

但此刻,她身受重伤,无力反抗,若为了一时之气,当了短命鬼,可是太不值得了。

纵然前路凶险,她也要咬牙走下去,迟早有一天,她要这些人都付出惨痛代价。

内心的恨意,如同一头魔兽,在心底嘶吼,原主枉死的一条命,她今日受到的羞辱,全都铭记于心。

“拖下去,打!”宋襄王没有给蘅芷说话的机会,直接下了命令。

众目睽睽之下,蘅芷被摁在地上,板子一下比一下重地打在她脆弱的身体上。

她咬着牙,咬出一口血来,也不肯叫一声疼。

她不要这些来看她笑话的人痛快。

忍住,拼命忍住,哪怕疼的想要死,也绝不让他们听到自己一声惨叫。

“还真是个硬骨头!”南夫人低声在宋襄王耳边道。

宋襄王冷漠瞥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宋君傲一脸漠然,钱菲菲则在一旁眼神兴奋地发光。

“唔……”蘅芷发出一声闷哼,因为刚刚那一板子,直接打在了她的腿上,她自己都听到了膝盖骨“嘎吱”断裂的声音。

惨了,恐怕腿折了。

她惊恐地睁开眼,恰好看到宋君傲投过来的充满恶意的眼神。

是他,是他指使的!

这个混账,他真是够恶毒,难怪和钱菲菲臭味相投。

蘅芷最后的意识里,全是宋君傲嘲弄的眼神,然后再度昏迷过去。

她哪知道,就在她昏迷不醒,高烧不退的时候。

她被人换上了大红嫁衣,一顶花轿,将她送到了太子府,直接丢在门前。

圣旨颁布,逼着太子将她接入太子府里。

在王都百姓嘲讽和嬉笑的眼神里,她成了第四任太子妃。

没有拜堂仪式,没有十里红妆,甚至连喜乐都没有奏一下,她如同一只死狗一般,被丢在了太子府的大门口。

接着,流言四起。

蘅芷贪恋权势,与太子苟且,王上仁慈宽厚,信守承诺,不仅不责怪,还顺应了她的心意,将蘅芷嫁给了太子。

从此,蘅芷成了王都的笑话。

太子成了更大的笑话。

蘅芷成了太子府最令人鄙夷的耻辱。

一个女子,不仅婚前失贞,还这么愚蠢,放着高贵的五皇子不嫁,非要跟一个懦弱无能的挂名太子搞破鞋,简直令人不齿。

王都的女子们拍手称庆,因为五皇子再度恢复单身,人人都有机会了。

五皇子才是众望所归的太子人选,不仅人长得英俊潇洒,而且才华横溢,又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宋国的女子,谁不想嫁给这样的男人?

有权有势有才有貌,完美的夫君人选。

钱菲菲此时正窝在五皇子的怀里,撒娇道:“五哥,你要怎么谢人家嘛,人家帮你摆脱了那个女人,你也不奖励奖励我!”

“还要怎么奖励你?嗯?”宋君傲将钱菲菲压在身下,邪笑一声。

钱菲菲立刻红了脸,娇嗔道:“五哥最坏了,人家不想继续和你偷偷摸摸的,人家要当五皇子妃!”

“小妖精,别着急,才刚刚摆脱那个女人,如果立刻就和你成亲,肯定会引起别人闲话,尤其是大哥那里,他肯定揪着这点不放,到时候又图惹麻烦!”

钱菲菲听了,撅起嘴,道:“大殿下真讨厌,总和您过不去!”

“放心,迟早有一天,他会乖乖臣服于我!”宋君傲笃定地道。

钱菲菲立刻点头应和,道:“就是,宋国未来的王,非你莫属,我就是未来的王后,嘻嘻……五哥,你可不能辜负我哦!”

“放心,我怎么舍得呢?来……让五哥好好疼疼你!”宋君傲说着,就掀开了钱菲菲的裙子,身子一沉,两人便苟合起来。

蘅芷哪里知道,她所经受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未婚夫和钱菲菲共同策划的。

她此时还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

浑身是伤,还被打断了一条腿,高烧难退,又没人给她治病,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自从进了太子府,就被丢在后院一座简陋偏僻的小屋子里,无人问津。

也不知是她命太大,还是上天保佑,就这种艰难的处境下,蘅芷竟然还没死,而且烧也退了。

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很想找点水喝,可是身体一动,就疼的五脏六腑都翻腾起来。

她疼的发出艰难的抽气声,身上的其他伤都还好,慢慢养着都能愈合,可腿却不可能自己长好。

必须要及时接骨,否则将来肯定就废了。

蘅芷不知道,她的动静,立刻就引来了人。

一个脸色阴沉的男人。

“你命真大!”

蘅芷睁开眼,看着他,不认识。

“本来想着让你在这里自生自灭,也免得我们动手!”男人眼里浮现杀意。

蘅芷心一惊。

“你想干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从鬼门关爬出来,竟又要被人推下地狱。

“要你的命!”男人忽然伸出手,狠狠掐住蘅芷的脖子。

“放……放开……”蘅芷努力掰开他的手,可她的力气,哪里能和对方相比呢?

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也逐渐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别有居心的女人,都该死!”男人一边掐着蘅芷,一边充满恶意地道。

就在蘅芷以为她死定了的时候,一个呼救声及时救了她。

“昆仑,不好了,殿下旧疾复发了!”

蘅芷的脖子陡然被放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趴在床头,剧烈咳嗽起来。

妈的,这个不知哪里来的臭男人,差一点就要了她的命。

“你给我等着,太子要是有个好歹,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

那男人丢下一句话,就匆匆跑了。

蘅芷好一会儿才缓过一口气来,有一种死里逃生,却发现前后左右都是敌人的绝望感。

她到底穿越到了什么破地方,为什么所有人都希望她死呢?

而且,她真的被嫁到了太子府吗?

她以这样的姿态被嫁到太子府,那太子岂不是颜面荡然无存?

虽然这个无能太子本就没什么颜面可言,可到底也没有被这样羞辱过吧?

蘅芷感到很悲哀,虽然她也嫌弃太子,但太子肯定更加嫌弃她。

毕竟当时在浴池,是她被下了药,太子几次三番推开她,是真的不想和她发生什么的。

没想到这样还是被人算计了。

如果是她,她也觉得很窝囊很生气。

看来她得离开太子府了,否则在这里,迟早还是死路一条。

可怎么办呢?她的腿断了,要怎么走?

幸好原主的师父传授了原主一身过硬的医术,而如今这份记忆被她继承了,别的地方她没办法自医,可腿还是有办法的。

死咬着牙爬下床,她在屋子里寻找可以固定的类似石膏的东西。

最终发现了一只凳子,她将凳子狠狠砸在地上,然后将断了的凳子腿拿过来,在腿上比划了两下,又撕破了床单当绷带用。

接下来就是最难的了。

她要将腿骨给接回去。

因为不是第一时间接骨,所以此时更痛苦一点,伤口已经肿胀了起来,已经化脓了。

她用头上唯一的簪子磨得锋利无比,然后舔干净,再刺破腿,将脓血挤出来。

疼,钻心的疼,可她还是咬牙挺过去,一身大汗,身体瑟瑟颤抖。

这不是最疼的。

因为接下来,她几乎是闭上眼睛,摸到了骨头错位处,硬生生逼着自己将腿骨掰回到原位。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蘅芷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汗水湿透了她的衣裳。

但好在,最痛苦的部分过去了。

她的眼泪滑落在地上,嘴角却微微露出一抹微笑。

她所受的苦,将来一定会加倍奉还给那些害她的人,她等着,一定会好好活下来,等着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痛苦,让她的恨意不断增强。

愤怒,在胸口灼烧,仿佛疼痛都减轻了不少。

蘅芷爬起来,将腿用木头绑好,固定住,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养伤期。

可是她却不能在这里慢慢等待,她得逃走,离开太子府,寻找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等待。

她先要争取活下来,然后才能为自己,为那个可怜的蘅芷报仇。

蘅芷躺在冰凉的地面上,汗水湿透了她的黑发和衣裳,狼狈不堪。

可那双眸子却越发熠熠生辉。

她已经没有力气爬回床榻上,只能伏在地上喘息,让自己逐渐恢复力气。

在这个没有止疼药,没有抗生素的时代,要养好这一身伤,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蘅芷知道,她必须要咬牙挺过去,否则死亡会比她想象的要来得快。

蘅芷很庆幸,自己再度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在原地趴着,无人问津。

这对目前的她来说,已经是极好的待遇了。

她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腿,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可即便再疼也要努力换个姿势,否则这样僵持下去,腿就废了。

好不容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她又累到满身汗靠在床榻边缘,呼呼喘着气。

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究竟有多久,可是现在她又渴又饿,这间屋子这么简陋,除了必要的家具之外,似乎什么都没有。

蘅芷叹了一口气,她会不会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她不死心地高声喊道:“有人吗?有没有人?”

她不相信,太子真的会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虽然她进来的过程不太好看,但好歹是宋襄王下旨送来太子府的。

太子难道还敢这么快就弄死她?

“叫什么叫,叫魂啊?”一个刺耳刻薄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然后门被猛然推开,走进来一个身穿桃粉色襦裙的姑娘,梳着双丫髻,看来是个丫鬟。

“麻烦你给我弄口水喝,再给我拿些吃的,哪怕是干粮也可以!”蘅芷尽可能放低姿态,做出求人的架势。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可那丫鬟却给了蘅芷一个大大的白眼,骂道:“哟,还想喝水,还想吃饭?你以为你是谁啊?”

蘅芷自认为自己的态度已经够好了,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对方这种恶劣的态度和鄙夷的姿态。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太子派来伺候我的吧?”蘅芷笃定地看着她,如果不是,就不会守在外面了。

那丫鬟丝毫不惧,道:“陆先生只让我看着你,可没让我伺候你!”

“那就是太子和什么陆先生要抗旨不遵,欺君罔上了?”蘅芷脸色变得冷厉起来。

虽然她很厌恶宋襄王,可此时也只好拉虎皮做大旗,用来吓唬一下小丫鬟。

丫鬟眼神转了转,脸色稍有些慌,但还是故作镇定地掐着腰,凶道:“什么抗旨不尊,什么欺君罔上?你不要胡说八道!”

“既然不是抗旨不尊,怎么敢将王上亲赐的太子妃丢在这里不闻不问,甚至连饭食和水也不给,这就是公然要谋害我的性命!”

蘅芷虽然坐在地上,姿态狼狈,但气势却丝毫不输给站着的丫鬟。

丫鬟的眼神更慌乱了,连掐腰的手,都不自觉地放下来,不知该摆在哪里。

“还不快去拿水和饭菜,若我有个好歹,不仅是你,你们太子殿下也没法向王上交代!”蘅芷催促道。

丫鬟似乎不甘心,甩了一下脑袋,道:“你少吓唬我,什么太子妃,不过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别以为你做的事儿没人知道,太子才不屑于你这种女人!”

蘅芷被她气的有点狠,脸色涨红,眼神变得危险起来,手里的簪子握得紧紧的,她在努力克制自己。

“哼,没话说了吧?五皇子不要你,你就敢勾引太子,真恶心……王上才不会管你的死活呢,呸……”

丫鬟一口口水吐出来,直接吐到了蘅芷的头上,然后她还得意地大笑起来。